创世纪第九章

神立约

从创世纪第一章到第八章,洪水为止,一个旧时代连同其中的人和有气息的活物都结束了。就着那个旧时代,神显明了祂的观点 (God has made his point concerning the old age)。

神的“观点”(即结论)是:完全放任于自由的人,最后必定在罪恶中败坏。

那个时代,结了腐败的果,洪水就把其上所有都做了结论并完全淹没了。

现在 神要进入第二个时代。这将是一个立约的时代。严格讲就是旧约时代。这是前约,也称为旧约,因为数千年后,这第二个时代也要结束(神同样对这个时代有结论),引入另一个新时代,那时神要在基督里再立约,即后约,也称为新约。新约是我们的时代。

前约时代先是从诺亚开始,后来由亚伯拉罕到以色列全族。和第一个时代 (约前时代)不同,那里 神只是观察,并对人的行为或接受、或拒接,却没有和地上的人立约,而现在 神要立约了。这约从诺亚开始,到亚伯拉罕,最后 神要拣选一个民,把圣洁的律法给他们。

律法将是训蒙的老师,让人明白什么是圣洁,但同时要显明一个结论:在圣洁的律法下,人人都犯了罪,亏缺了 神的荣耀,唯有 神在基督里的恩典,能成全律法,是人真正的盼望。从始至终,神就是要让人明白并接受一件事:义人必因信而生。

神所要立的约,从诺亚开始,但这不是全部。要逐渐展开。实际上, 神和诺亚的约只是旧约的预备。这个约中,神对诺亚和他的后代几乎没有任何要求的限制,反倒是 神单方面来对自己约束。

约 (covenant)和承诺 (promise) 有个区别。承诺的风险(stake) 是承诺者的名誉,而约的风险却是立约者的法律权利,因为约是有法律效益 (legally binding)的。既然是 神立约,当然不能靠着这世界的执法者来执行,因为 神本身高于世上任何的法律机构。所以 神自己要成为这约的执行者。为了人,神就是如此地降卑。

神与诺亚和他子孙的约,首先做的一件事,就是重新正式把这个地交给了人。这地本是 神的财产。当初曾交给亚当和他的子孙管理。现在为什么需要重新交给诺亚呢?这是因为,神从没有把这地的 “产权”交给亚当。现在亚当的所有后代都由于犯罪被 神毁灭了,诺亚却是在 神的恩典中所存留的,并没有自然的继承权。

神不仅重新把地和其上的物交给诺亚看管,并且这次授权的范围甚至超过了原来给亚当的。

然后 神就与诺亚、他的子孙、和各样有血肉的活物立约,不再像上次那样用水毁灭地上一切。

你也许会想,这个约定实在对人没有太大实际的好处,因为不用水,神总可以用别的办法毁灭的 (而事实上 神最后要用火毁灭这个地和其上的),所以到时候还不都是随 神的方便吗?

但是,神的这个约对 神来讲是一个极大的约束,也是人所蒙的极大恩典。这是因为 神不是那种随便施行惩治的君王。在神那里,万事都有个度量。什么样的罪,就会有什么样的惩罚。如果某种性质的罪,只该用水淹来处置,神就不会随手用火来处置。 当今的世界,其上的罪行可能早就够 神再用水消灭的程度了。但 神守约,这地和其上的才得以暂时存留。

我们将看到,到这世界的终了,当万事都齐备,日子到的时候,神要用火焚烧这个天地。“故此,當時的世界被水淹沒就消滅了。 但現在的天地還是憑著那命存留,直留到不敬虔之人受審判遭沉淪的日子,用火焚燒。 ”彼得后书 3:6-7。

每次的立约都是新的根基

立约不仅是一种约束,而且是 神在立约的那个时代里处理人以及他在其上的地的一切问题的新基础。

没有约的时候,人只能靠着良心和直觉来寻求被 神悦纳,信心并无一个确定的根基。但是当 神降卑祂的自己,把自己约束在他恩典的约上之后,人的信心就有了一个更具体、更清楚的基础可以依赖。神就着所立的约,要负责任 (God has become accountable according to his covenant)。于是 神的工作以祂的约为基础,在地上开始。(而在今天,新约时代,神的约不只是以一句话和一个天上的记号作保障,而是道成肉身的耶稣基督以他的血所立的。因此我们更是在另一个境界。)

这是何等样的好处!常常有人自称他们可以靠着他们的良心来认识 神、并蒙神悦纳。可怜这些人还生活在无约的时代,连旧约时代都不如,更何况新约时代。岂不知 神对那个时代早已做了结论,将一切都淹没在洪水之下了吗? 难道我们不知道我们今天最大的“本钱”,就是 神藉着祂恩典的约把你我放在了一个全然不同的基础上,我们可以靠着,也只能靠着, 神重新所立的根基在祂面前称义。旧约时代况且比无约时代更有利,更何况我们今天是在新约时代呢?

人人都怕“跟不上时代”,但唯一必须跟得上的时代,是 神与人立约的时代。

诺亚的三个儿子,以及要来世界的基本关系

诺亚有三个儿子,闪、含、雅弗。 这是洪水之后地上列国的祖先。人的历史从他们重新开始。而在创世纪第九章这短短一章里,神的话简明而又深刻地把要来的整个世界的基本关系在属灵的意义上说清了。这是预言性的历史 (prophetic history)。神的话是何等有能力,绝非世上最好的历史学家的话可比的。

闪得了一个特别的祝福,将成为 神在地上的家的延续,是后来的亚伯拉罕的祖先,以色列的祖先,大卫的祖先,耶稣的祖先 (路加福音 3:23-38)。

含是受咒诅的,是迦南人的祖先,是以色列在地上的敌人 (后来在读经的人中又有些说法,关于含是后来非洲各民族的祖先等, 但这种说法没有清楚的圣经依据)。

雅弗也得了祝福,将成为是地上其它列国的祖先。这里需要注意一个重要细节,即虽然以色列人(即犹太人)是闪的后代,但闪的后代并不全是犹太人。事实上,亚伯拉罕是闪许多代之后的后代,而只有亚伯拉罕的其中一个孙子雅各的后代才是以色列人。 同时,含也有其他几个儿子,并没有像迦南那样受咒诅。所以,地上列国的成分是很复杂的,不只是雅弗的后代而已。

旧约的历史,主要是围绕着闪的后代(以色列)以及他们的对立面,含的儿子迦南的后代展开的。雅弗的后代是一个地上列国的大背景,而许多是被隐藏的。圣经是 神有关祂旨意和工作的启示,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历史书。虽然圣经里的人物和历史都是纪实的(不是虚构的),但是 神的眼光有其特殊的焦点。求主让我的眼光顺着 神的眼光,看见同一个焦点。

诺亚和含

洪水过后,诺亚成了农夫(经营土地的人, man of earth)。洪水之前许多年,诺亚一直在造方舟。但现在 神重新把地交给诺亚,他就开始经营地了。诺亚出身时,他的父亲因为地受咒诅、操作劳苦,就盼望这个儿子带来一个歇息,并起名诺亚 (安静、歇息)来表明这个盼望。洪水过后,这个盼望在诺亚身上实现了。地开始出产丰富了。诺亚栽了一个葡萄园。如果地不首先至少出产足够粮食让人吃饱的话,诺亚是不会去栽种葡萄的。当然,这和洪水后神允许人吃肉食也有关系。

诺亚不仅种植葡萄,而且开始酿葡萄酒了。如果葡萄还属于水果类的食品的话,那葡萄酒就完全不是为着填饱肚腹的食品,而是表征着给人带来满足、享受的祝福。

然而人的软弱,也表现在他没有能力来承受这个祝福 (任何时候,个人、家庭、民族、国家,其承受祝福的能力和承受患难的能力同样重要;许多人,能够熬过艰难,但却被财富胜过)。

诺亚喝醉了。不仅喝醉了,而且在帐篷里赤裸着身子。他所损失的并非只是尊严、体统,而是和 神之间关系的基本条件和规范。自从人犯罪后,人在别人和 神的面前都必须有遮拦。诺亚在喝醉后把自己放在了一个羞耻的位置。

含看见了诺亚羞耻的样子,“就到外邊告訴他兩個弟兄。” 含所做的,主要并不在于他告诉了两个兄弟这个事实本身,而在于他告诉的方式和他为什么去告诉的心态。这一切并不完全反应在这里的字面上,我们要反过来从诺亚对含的咒诅来推断。诺亚一定知道他这个儿子素来的性情,这次含所做的是对含这个人的定论。

含所做的,圣经含蓄地用“外面”这两字概括了。含看到自己父亲的羞耻,不仅没有当做自己的羞耻用尊重的方法遮盖,而是跑到外面告诉两个兄弟;不仅告诉,而且是在“外面”告诉。“外面”这个词,原文是“街上”的意思,那里是取笑、玩闹、娱乐的地方。含的态度,并非是“有件不荣誉的事,需要你们来决定如何暗中处理”这种严肃态度,而是 “你们快来看,我发现一件一定能让你们吃惊的事”这种下流态度。

或许含素来是一个嬉笑的下流小人,或许含平时生活不检点,常受到诺亚指正,就不乐意,而现在他抓到了父亲的短,便借题发挥。

含是一个小人。诺亚称他为 “小儿子”,其实在原文里不是中文表面这个意思,即不是 “younger son”,而是 “the son who is a small person (那个是小人的儿子)”含不是小儿子。他是二儿子。雅弗才是小儿子。

许多人看不到 神为什么不喜悦这种嬉笑而不尊重的态度,和这样的人。有人觉得,只要我们不是编谎、造谣,我们讲什么话,如何讲都无所谓。不是这样的。对父辈的过错用什么眼光和态度会决定这一代人和下面的后代是否蒙福!过错要在谦卑自卑中遮掩。不是包庇,是遮掩,这里有本质的区别。看看诺亚的另外两个儿子闪和雅弗所做的,就知道这里的区别。他们不仅拿了衣服去给父亲遮盖,他们是倒退着进去的。“倒退着”这个动作,不仅是对父亲的尊重,更说出他们对罪的羞耻感。他们一定是带着替父亲认罪并蒙羞的态度做这件事的,并且他们日后一定自己不会也同样落入这个罪的网罗之中,因为他们知道并且经历了罪的羞耻。

幸亏诺亚的三个儿子中,有两个是这样敬虔的。今天这个时代,人不知羞耻,挖空心思,挖空坟墓,去寻找古人的丑事来品尝,玩味,共享,流传。只靠着那些有一点历史根据的故事已经不能满足小人 (记得含是一个小人)的欲望,于是就发挥想象,极力地编造。每个民族中都会有这样的人 (每家都有一个含),但如果三个儿子中每个都像含这样,这个民族的悲哀和咒诅就大了。

同样,在教会里面,以及教会的历史上,许多的失败,我们如何来看?但愿 神教导我的心,学会像闪和雅弗那样,千万不要成为含的样子。

含的咒诅是他该得的。这里让人比较不好理解的,倒是为什么是含的过错,咒诅却落在含的其中一个儿子迦南身上。儿子因父亲受咒诅,本身不奇怪,但迦南并非含的唯一儿子,这的确有些让人不解。或许可以推测此事其实是和迦南有关的。比如,或许是迦南先看到的,他跑去告诉他父亲。甚至有人推测这里“看见诺亚赤身”只是一个含蓄的表达,背后有与迦南有关的更需要受咒诅的恶事。但这些我们无法推测、也不该推测。总归咒诅是诺亚做的,神的话记在这里,并且 神后来让诺亚对迦南的咒诅成了现实,表明这件事在 神那里并没有争议(controversy),我们也该完全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