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纪第八章

得救

地上所有其他的都被洪水淹没了。“水勢比山高過十五肘,山嶺都淹沒了。” 十五肘大概是七米左右。任何的人或动物,即使跑到了山岭的顶峰,也仍然会被淹没。这是一个属地的人无法逃脱的灾难。立足于地上的高度总是有限的,即使你到了最高处,结果和比你所处低得多的人也是一样的结局。

但是诺亚全家在方舟中得救。诺亚在方舟里,直到水全退了,地也干了,他才听 神的吩咐从方舟里出来。那时他在方舟里已经一年又十天了。

诺亚在方舟里的经历,是与主同在的经历。有几个细节,在中文的翻译里失去了。在 神让诺亚和全家进入方舟时,用的动词是 “来”(7:1);而让他们出方舟时,用的动词却是“去”(8:16)。这表明,神一直在方舟里,在诺亚之前进入、直到在诺亚出来之后,一直和他们同在。

透过这划时代、也转变世界 (world-transforming) 的洪水的惊人场面,细看诺亚和他全家。其他的都要过去了,诺亚这一家将是人另外的从新开始。这的确是 神拣选的一家。

虽然我们从后来发生的事里知道,这个家并非每个人都圣洁,尤其诺亚的二儿子含是一个被咒诅的人,但 神将他们当成一个家,全家都拯救了。在登上方舟时,他们是男人们同在一起,女人们同在一起 (7:13)。那是一种全家(一个大家庭)共患难的图画。从方舟出来时,他们却是夫妻成对出来的(8:18)。那是一幅夫妻联合共享生命恩典的图画。

诺亚

诺亚的各种举止表现,一面显明他实在是被 神看中的义人,另一面却又显明他实在也是一个和我们常人一样的人,少不了急切期待、甚至在愚昧中做无谓的事。但无论如何,诺亚身上最大的特征就是他相信 神。不是只相信 神的存在,而是相信 神所警告的,也相信 神所应许的。在这个重大的特征下,诸多的细节忽然显得那么不重要。

诺亚是一个听从 神话的人。神吩咐他们进入方舟,他们才进入;神吩咐他们从方舟里出来,他们才出来。在这洪水的关头,神不仅与他们同在,并且给他们直接清楚的话,告诉他们将要发生的事,并且什么时候要发生。神积极又直接地为诺亚一家做了大事的安排。

然而在方舟里面那一年又十天的漫长时间里,却没有记载 神告诉过诺亚任何话。实际上,诺亚在方舟里, 先是在一无所知、一无所见光景下度过了半年多的漫长时间。我们不知道他当时的心态、焦虑或者是安然。然后在第190天(150+40)时,诺亚开了方舟的窗户,才第一次看到外面的情景。从他然后一次放乌鸦、三次放鸽子出去探听,可以看出虽然 神清楚告诉了诺亚洪水何时来,他们何时进入方舟,神并没有明确告诉诺亚那洪水会在何时退去。

如果说知道洪水要来、什么时候来是诺亚必须的关键有用知识,那么知道洪水何时退去,却只能满足诺亚的好奇心。虽然这并不是那种无聊、无实际意义的好奇,但诺亚一切的急切和各种的措施却并不能、也没有缩短他们在方舟里面一天的时间。神知道一切。我们的 神有把握。祂知道什么需要告诉我们,什么我们不需要知道,只需要信靠。

再看诺亚,他一面对 神的救恩满有信心,但另一方面却忙着寻找眼见、寻找确据 (通过放乌鸦、放鸽子探信)。 诺亚本知道 神离他极近,没有远离他,并且一定询问过 神,但没有得到答案。诺亚很是心切,于是努力想办法寻找答案,以减轻这个煎熬。

这是信 神的人真实的生活,看上去不够理想,并不是每一天、每一件事上都清楚 神的旨意 (事实上从诺亚的经历看出,神也并不是在所有事上都清楚说话,让我们知道),所做的事也并不是每一件都是对的、或是有意义的,但 神却完全接纳你这个人,并无责备。

神知道 祂所拣选的人是个什么样的人。诺亚在后来出了方舟之后,随即主动所献的燔祭,出自他的心、真信心,表明他是什么样的人,让 神的心全然满足!于是整个宇宙都知道 神没有选错人。不仅 神是全然对的,并且诺亚在燔祭的馨香之中也是全然成圣。

然而,抛开关于诺亚人品的推断,他得救了,这是一个谁都无法否认的事实。神岂是曾开会召聚众人讨论或选举谁该得救吗?如果要照着人的标准对照,难道当时在地上没有人可以起来挑战诺亚,和诺亚争辩,不仅说服自己甚至说服众人他更配,比诺亚更配吗?然而当诺亚从方舟里出来,将他的脚踏在从新干过的地上时,他周围有任何人站立在他面前与他争辩、抵挡吗?

没有。神没拣选的全都死了。得救是一个事实。是 神的作为。人没有权利(更没有益处)去和 神争辩,和得救的人争辩。得救的人也没有任何可以自夸的。同时,不得救 (即沉沦)也是一个事实。那时,人也同样没有权利争辩。得救的事实将在沉沦的事实的反差中映照出来。虽然福音和传福音的人像是一台戏,演给世人看(好让人在懵懂之中有机会醒悟),然而得救和沉沦本身,却不是一台戏,而是终极的事实。

“ 你若行得好,豈不蒙悅納?”(创世纪 4:7)。

乌鸦

诺亚先是放了一只乌鸦去探信。但那乌鸦却自行己意。它飞来飞去,只为自己寻找落脚之地,并不回来。“飞来飞去”这个动作,很是生动。那乌鸦离开了方舟,本是想乘机飞去得着自己的自由,然而无奈地还没干,就只好回到方舟。但它却不回到方舟的窗口来见诺亚、听从诺亚的再吩咐。那乌鸦暂且歇息在方舟的外面以图方便,却并不回到里面,怕再被约束和支配。

这就是乌鸦。这是它的生命品行。(主啊,求你不要让我有这种的品行!)

鸽子

然后诺亚就放了一只鸽子去。诺亚放了三次鸽子。但每次都是同一只鸽子。因为那鸽子前两次都回来了,不仅回到方舟,并且回到窗口那里,让诺亚伸手把它接进方舟 (8:9)。

第一次回来,是因为找不到落脚之地。那乌鸦也曾找不到落脚之地,但却不愿回来,只是飞来飞去。

第二次回来,是因为找到了橄榄树,就拧下来橄榄叶子,回来报喜讯。那橄榄叶子是新拧下来的,是鸽子自己拧下来的,不是在洪水中遭受折断而漂浮的叶子。

第三次鸽子却没有回来。它自由了。它无需假装它宁愿方舟的约束也不要新天地的自由 (那是虚假的宗教),因为那鸽子的自由是真自由,因为它行完了一切的义,尽了一切的情分,在蒙福中得了自由。  (主啊,求你给我鸽子的品行!)

诺亚的祭

诺亚从方舟里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向 神献祭。神没有要求他献祭。此时他也最有理由暂时不献祭。一切都何等的精贵,诺亚可以说等我的牲畜繁殖增长以后再献祭也行。但诺亚在靠着 神的怜悯逃过了洪水劫难之后,他完全清楚了他今天为什么还得以存活的原因。

什么原因?就是那 圣洁、公义的 神透过他看到了被杀的亚伯,又透过亚伯看到了祂被杀的独身爱子,耶稣基督,那创世之前就已经被杀的羔羊。诺亚岂能不来献上燔祭!

神和人和好了,在燔祭里 (即基督的牺牲里)和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