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纪第七章

洪水。 这是自创造了地上万物和人之后 神第一次直接出手对被造(the creation) 所采取的一个特殊的措施 (special dealing)。 在此之前,虽然 神应许了“女人的后裔”,悦纳了亚伯在信心中的献祭,通过驱逐该隐执行了对具体罪恶的惩罚,并将信心的见证交给赛特一族,但 神并没有直接出手来对人有一种特殊的措施和行动。这种意义上的措施和行动,在诺亚、然后是亚伯拉罕、以至以色列的整体身上,才显明出来。

现在 神要行动了。令人震惊的是,这第一次的介入竟然是要毁灭 神当初亲手的创造,包括人和一切有生命气息的动物。

但是 神并非是在做无准备的应急。神已经、并且继续证明祂要让人信服的一个有关人的观点 (God has made and continues to make a convincing point concerning man)。 就着人来讲,从亚当开始的一千六百多年的历史已反复并累积性地证明,犯罪后的人在一个放任的自由行动的条件下 (尽管有 神的关注,所留的见证,甚至个别的介入),人最终的归宿必然是一个罪恶的结局。

到了诺亚的时候,整个的被造都已经全然败坏了。神于是要除灭一切所造的人和动物。

既或是 神如此行不是为着一个更高的计划做铺垫, 神的主权也使祂能够顺着自己的旨意行动,或创造或消灭。但 神的确有更高的计划,并且即将逐渐要显明祂的计划。

在一片的腐败和废墟之中,神把人的未来(以诺亚为代表)指向一个通过审判到救恩的路。在此之前,人只是在自己的罪恶中行走,虽然是走在 神的面前,一切都在 神的眼里,但人并没有得到 神按着特定的计划的呼召,没有律法,也没有审判。然而在完全的自由中,人变成了一个完全无望的族类。完全的自由等于完全的无望,这就是人从亚当到诺亚所证明的。(而这正是当今那些不认识 神的人极想达到的个人和社会目标,但人不知道他们所要的是什么。)

然而这一切都要在一场洪水中过去。

神没有任凭人自取灭亡。这旧的世界和其上的人、以及其所作所为和历史,除了诺亚和他的家,都将被一场全面覆盖的大洪水淹没,埋葬。神的审判要被完成,然而 神的怜悯却藉着诺亚一家长存。

“當挪亞六百歲,二月十七日那一天,大淵的泉源都裂開了,天上的窗戶也敞開了, 创世纪 7:11。

“水勢在地上極其浩大,天下的高山都淹沒了。“ 创世纪 7:19.

天上哪来如此多的水呢?回到创世纪第一章中的第二日。那日, 神将水分为上下。天上的水在诺亚的时候被倾倒下来了。

无论是创造的第二日,还是洪水的日子,在 神眼里都不看为好。然而审判是必须的。没有审判,就没有救恩。要是说 神的目的是审判,只是在审判的同时由于怜悯才赦免了诺亚一家,这样或许是符合常理的。然而从救恩的角度,神其实是为了拯救诺亚一家(他们是人的新开始,在新纪元的种),而毁灭了这地上的罪人并埋葬了其上的罪恶。也就是说,神的目的是拯救,审判只是拯救的必要条件。

这里, 神看诺亚一人为义人,但却拯救了他的全家。这是 神救赎的一个属灵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