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纪第六章

神在地上家中的大背叛 (apostasy of God’s family on earth)

这一章所记的,是一件让我们不得不沉重思想的事。这里是地上的人全面败坏、背叛 神的局面。回顾在创世纪前五章发生的事,注意到当时在地上有两族的人,一是该隐一族的,他们已完全落在罪中,并且已经不再生活在耶和华的面前。另一个是赛特一族,取代亚伯的一族,他们就着当初在亚伯里面的信心来继续跟随 神。他们是 神在地上的家。他们中甚至出了像以诺那样的与 神同行的信心之人 (man of faith)。

但是到了第六章,“當人在世上多起來、又生女兒的時候,  神的兒子們看見人的女子美貌,就隨意挑選,娶來為妻。”发生了什么事?

这里的世上的 “人”也许是指着所有在地上的人,也许只是指着属血气的该隐一族的人 (我个人觉得是后者,见下),但无论如何,人开始生养众多,又生女儿,本身是件自然的事。

但这里提到的“神的儿子们”却一定是指着赛特的后代的,因为只有他们是 神家的人,被称为“ 神的儿子们 (sons of God) ”。(有人认为他们是天使,这没有任何依据,既没有事实的依据,也没有属灵的旁证。)他们看见人的女子美貌,就随意挑选,娶来为妻。这些女子,就是该隐的后代,并不包括赛特一族的女子,因为根据上下文和 神眼中所看到的, 神在这里一定是有针对性的。神的儿子们在 神家中婚娶,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

这是见证的败落。还记得该隐把亚伯杀了吗?神后来驱逐该隐,就是要他和赛特一家分开。在赛特身上,神有一个见证,一个圣洁的见证,一个分别的见证,一个信心的见证。并非 神需要这个见证来在该隐一族面前证明祂对他们处置是公正的(神的所为,就是公正的,无需向任何人再证明),但是这个见证是 神在地上工作的核心。

然而, 现在信心之子们背叛了,毁坏了这个见证。他们虽然在身份上(遗传上)是赛特的后代,信心之子,是 神的儿子们,然而在实际的生命里,他们已完全失落了。他们和属血气的人的女子混交,就让罪恶在全地掌权为王。过去只是在该隐一族掌权为王,现在全地都沦陷了。

有人读这里,就争辩说,为什么 神那么不喜欢混交呢?混交不是很好嘛,尤其这里,不是正显明混交的优势吗,你看他们就此得了伟人为后代,就是上古英武有名的人。

但耶和华不看肉体,只看到人里面的真实光景。神只看到 “人在地上罪惡很大,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 这里的罪恶,是指着由于混交带来的普遍败坏,不是特指混交那件事本身。神看到罪恶,就表明是罪恶,难道我们可以告诉 神什么是罪恶、什么不是吗?且不管混交在原则上是错的,实际的结果是,后来全地都因此堕落了,见证全失落了。人,包括赛特全族的人,都落在了罪恶之中。这从反面证明 神的原则是对的。

在今天这个世界,尤其是西方世界,属灵的混交何等普遍。过去的一百年,尤其如此。神的儿子们(即属 神的人的后代),一方面具备一种属灵的遗传和境界,另一方面却在灵里与世界的思想、学问、势力和权贵 (即属世的“女子”)相交,就产生出许多在知识上的伟人。他们思想开放、高超、深邃、新颖,口才远胜过原本只是在世界的人,但他们却自高自大,弃绝 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的救恩,把基督教当成文化,既随意批评,也淋漓尽致地当做工具发挥,不思想 神的事,只思想自己的事和自己的喜好。这是当今的 apostasy (大背叛)的一种现象。

在此情况下,神不仅有权利,更是有必要施行审判。在诺亚时代,神的审判在 神的长久忍耐之中延缓近千年后,最后还是来到了。

耶和華說:「人既屬乎血氣,我的靈就不永遠住在他裡面;然而他的日子還可到一百二十年。」这里,中文里 神的灵 “不永远住他里面”的 “住”字不能完全表达原文的意思。原文“dıyn ”这个词是 strive,即“忍耐中奋力对付”的意思。神的灵在罪恶的人间,就是一直在忍耐中奋力对付着。神绝不会因为一件事情难而不耐烦,但是圣洁的 神对罪的污秽和罪人的狂妄自大的忍耐却是有限度的。今天也是一样。神的灵在忍耐中奋力对付着人的败坏和污秽。总有一天,日子会满足,神就要采取措施。

耶和華說:「我要將所造的人和走獸,並昆蟲,以及空中的飛鳥,都從地上除滅,因為我造他們後悔了。」

唯有诺亚在耶和华面前蒙恩。神吩咐诺亚建方舟。这是人逃离死亡的一线希望。这是从亚伯开始的生命线,始终未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