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纪第五章

创世纪第五章跨越了超过一千五百年的时间,从亚当到赛特,到伊诺,到玛土撒拉,最后到诺亚,洪水到来之前。(从亚当被造到玛土撒拉出生,共687年;从玛土撒拉出生到洪水,共969年。)这一章是洪水之前 神在地上的家的历史的一个总结。洪水是一个分界线,就此有之前,有之后。

在这一章里,创世纪再一次从亚当开始,记录“亚当的后代”。 神的话再一次重申当 神造人的日子,是照着自己的样式造的。被造的日子, 神赐福给他们,称他们为“人”。

然而,这一章再也没有提到该隐和亚伯。亚伯死了。被他哥哥该隐杀了。但是在前一章(第四章)中说,亚当又生了赛特,他是亚伯的替代。所以,在这一章重述 神在地上的家的历史时,亚伯是以赛特作为替代出现在 神的家的。但是,该隐和他的后代并不出现在这一章里。该隐一族和由亚伯(赛特)传承的家当时是完全分开的。该隐代表着这世界的人,落在撒旦手中,不是 神的家。

从赛特开始,记录了许多代人,一般都是提到他们的出生和去世,仅此而已。虽然是 神的家,但他们是等待救赎的罪人,他们的生命并不能逃离死亡。所以他们每个人都出生、活了、就死了。

以诺

唯独以诺,他在六十五岁时生了玛土撒拉后,就开始于神同行,共三百年,然后 神就把他取去,他就不在了。以诺没有见到死。

为什么以诺在生了玛土撒拉后就忽然开始与 神同行了呢?这个在圣经里没有明确解释,所以不是很明确。但看看玛土撒拉的名字,算算玛土撒拉的日子或许能稍稍明白一些。“玛土撒拉”的意思不是很确定,但 Dr. Henry Morris 以及 Cornwall and Smith, Exhaustive Dictionary of Bible Names 的解释是 “他的终了,要带来[一事]”。哪一件事呢?就是洪水,即 神的审判。另外的解释是“如被投射的速械”, 但其真实的含义和 “他的终了,要带来[一事]”的意思其实可能是相同的。被投射的速械,在其飞行的终点是一个 “审判“。

但无论如何,玛土撒拉的出生和近一千年后那场灭了这个世界的大洪水有一个关系。 玛土撒拉活到187岁,生了拉麦;拉麦活到182岁,生了诺亚;诺亚600岁时,洪水。而玛土撒拉共活了969岁。稍作一点计算就知道,他死的那年正好是洪水那年 (187 + 182 + 600 = 969)。

所以很可能以诺在玛土撒拉出生时得了一个有关洪水的启示,告诉他玛土撒拉的出生犹如被投射的速械,在玛土撒拉终了(死的时候)时将有审判。神要来的审判使得以诺心里得了亮光,看到他生命的真实意义,于是就开始与 神同行,走在对 神的信心(faith)里。

如果以诺真的是在玛土撒拉出生时得了一个有关洪水审判的启示,我们看到 神在执行这个审判前是何等地长久忍耐。玛土撒拉活了969岁,是所有在地上活过的人中活的最久的。玛土撒拉若是那被投射的速械,在以诺的感觉里可能那审判即在眼前。但 神在忍耐之中却让这个已经出手的速械在空中悬留了近一千年的时间。在其间,地上的人一定得了足够的,超过人该得的警告。

神的忍耐。今天 神的忍耐更加长久。那一次近一千年,这一次从耶稣复活升天之后已经快两千年了。

“親愛的弟兄啊,有一件事你們不可忘記,就是主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 主所應許的尚未成就,有人以為他是耽延,其實不是耽延,乃是寬容你們,不願有一人沉淪,乃願人人都悔改。 但主的日子要像賊來到一樣。”彼得后书 3:8-10。

”以諾因著信,被接去,不至於見死,人也找不著他,因為神已經把他接去了;只是他被接去以先,已經得了神喜悅他的明證。”希伯来书 11:5。

诺亚

诺亚算起来应该是以诺的曾孙。 以诺被提,离开地,直接升了天。然后诺亚就出生了。那时人由于耶和华咒诅了地而操作劳苦,就巴望得安慰。诺亚的名字,就是 “平静”、“歇息”的意思。然而他们不知道操作劳苦并非人最大的问题。人的最大问题是在罪中的败坏,这败坏竟然会严重到一个地步,以至于 神的审判将要来临。诺亚作为 神家中最后的余数在耶和华眼前蒙恩,得以存留。

洪水过后,这地 “平静”了,罪的噪杂平息了,罪的污秽被淹没了,生命重新来过。

以诺和诺亚,分别预表着在最后的大灾难时,被提到空中免于大难的 圣徒,和经过大灾难进入千禧年的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