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纪第四十一章

约瑟被高升

约瑟在监牢中又过了两年。酒政和膳长去后毫无音信。那是何等样的煎熬。这时约瑟已经三十岁了。他被卖到埃及已经十三年了。不知他在监里一共呆了多久。

给酒政和膳长解梦时,约瑟一定是从 神那里得到过某种形式的启示 (否则他不会知道如何解梦,更不会对自己解梦的能力那么确信无疑)。或许他是得了 神的直接指示,或至少有 神的暗示。如果那样,等待想必是尤其煎熬,因为每多等一天,不仅多受一天苦,并且更重要的是对 神的信心就会受一天的挑战。仇敌其实对我们受苦并不是那么的感兴趣。撒旦在人身上工作的中心目的,都是藉着苦难和不公来攻击我们对 神的信心。

但是约瑟仍然在耐心中等待。“因為這默示有一定的日期,快要應驗,並不虛謊。雖然遲延,還要等候;因為必然臨到,不再遲延。” 哈巴谷书 2:3.

时间终于到了。法老做了两个很奇怪的梦。一个是关于七只美好肥壮的母牛和另七只丑陋干廋的母牛;另一个是关于七个肥大佳美的麦穗和另七个细弱焦干的麦穗。人都会做梦,没什么稀奇的。但法老的这两个梦非同寻常,并且到了早晨时,法老心里不安。他并不知道梦的意义,但 神却将不安放在他的心里。

常常我们心中有不安,其实是 神在给我们提示一件事。虽然若任凭不安掌管我心是不对,但若只是一味消灭不安也是不对。事事询问 神才对。法老先问埃及所有的术士和博士,但他却问错了人,因为他们都无法能给他解梦。你心要有不安,也是去问那些埃及的术士和博士吗?你注定要失望。

这时候,酒政才想起约瑟和两年前发生的事。他就告诉了法老。酒政当然不是在伺机保举约瑟。他是因眼前的事联想到约瑟,就此举荐给法老,也可讨好法老。

这本是这个世界的法则。你若对着世界无用,你就会被遗忘。但你不可通过世界的眼来看你自己,否则它会竭力让你感到你这个人毫无价值,让你沮丧自卑,自暴自弃;但如果你忽然被举荐给世界的王,也只不过是因为你正好可以派上用场,并不是因为这世界在关心你,爱你,因此你不可受宠若惊,忘了自己是 神儿女的身份。但你照样要尊重那地上有权使唤你的主人,也要认真做事,因为虽是世上的事,但其中有 神的旨意和安排。

对属 神的人,世界和世界的法则只是一个表面现象。约瑟是活在 神的面前,故此他可以在监里耐心等待,到了法老面前也照样不慌不忙。

在 神那里,我们知道无论 神让我们或动或静,或高或低,都是祂的安排,并且祂对我们的爱是永不改变。这是 神的法则,与世界的不同。

法老听说后,随即差人去召约瑟。约瑟被急急忙忙带出监,拾掇一下就进到法老面前。然后发生的,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快捷而升幅最大的一场 “工作面试”(job interview)。约瑟解梦,法老不仅相信他说的,并且即刻提升他, 从为奴的阶下囚升为 “埃及第二人”,仅在法老之下,并实际享受法老之尊。

法老的信心

法老给约瑟的,实在是一个惊人的任命。约瑟自己是在信心里,活在 神面前,但同时法老的选择和行为,也都是在一个信心的支配下。法老完全可以选择不信约瑟;他也可以将信将疑,做点预备,但不必起用约瑟;他即使完全相信约瑟,也不一定非要重用约瑟;即使重用约瑟,也可以让他专管备荒之事,不必给更高的尊荣;即使给他一个高位,也不必让他成为 “埃及第二人”;即使是埃及第二人,以不必非要享受法老之尊。就着法老来讲,这是信心的极致发挥。

法老选择了信,因为他在约瑟身上看到了 神的能力和信实。法老对臣仆说:「像這樣的人,有 神的靈在他裡頭,我們豈能找得著呢?」创 41:38。他无意中说出了一个重要的属灵事实:在埃及(世界),这样的人是不存在的。不是埃及没有聪明人,而是这样的人绝不是 “埃及人”,他必是 属神的人。

法老于是就认定他眼前这人,不仅是 神派来给他用口解梦的,更是来给他用手“解梦“的, 即用实际行动化解梦中所预示的困境的人。人常常以为事情只要明白了道理就可以了,其实不然。法老相信约瑟的话,确认仅仅明白梦的意思还不够,必须得有一位有 神的灵在他里头的聪明智慧的人来治理全埃及地才可以度过此灾。

人人都有解不开的法老之梦。聪明人就来听 神的话,听到了觉得有道理,就相信。还有更聪明的人就随即告诉 神说,“主啊,这梦解的确有道理,但我的自己里面 “岂能找得着”这样的人来治理这丰年荒年 (整个人生)呢?你知道我不行,你一定要让那位为我解开此梦的人也来为我治理”。神听这人的祷告,就会让圣灵进驻,开始管理他的人生。

这就是一个仅仅接受福音和不仅接受而且开始与主同行的人的区别。那更聪明的人有福了。

是 神让法老信的。神不仅是大能的 神,有能力让法老相信,因为王的心在耶和华手中,并且 神也是公平给人赐福的 神。祂让法老信,但不会让他因信而受损。虽然这是为着通过约瑟让以色列全家蒙福,但 神却不会让那作顺性器皿之人 (法老)吃亏。神只让逆性的器皿受教训。神即将让法老看到,他对 神的信心,没有放错地方。他和全埃及都会因为他的信心而受恩惠。

这个法老,和四百多年后阻拦摩西带领以色列人离开埃及的法老,是何等显明的对照。这个是顺性全信,那个则是逆性全不信。神从来都是一致的,但人却不是,出尔反尔。但那又何妨。神可以用一枚铜钱的两面来说明同一件事。

约瑟之子 – 与主同死,并与主同复活的象征

法老并且赐妻子给约瑟。荒年未到以前,约瑟的妻給约瑟生了两个儿子。 约瑟给长子起名叫玛拿西(就是使之忘了的意思),因为他说:「神使我忘了一切的困苦和我父的全家。」 他给次子起名叫以法莲(就是使之昌盛的意思),因为他说:「神使我在受苦的地方昌盛。」

约瑟用长子玛拿西的出生表示他把过去全忘了。不是忘了父家的亲情,而是忘了从父家中带来的一切痛苦和伤害。在此之前约瑟并没有怀恨在心,但是直到玛拿西,约瑟才把所有的都忘记了。是忘记了,不只是赦免了。约瑟早已赦免,现在并忘记,表明是他自己向着过去死了,埋葬了。但是以法莲表明约瑟又复活了,进入了基督复活生命的丰盛。

“豈不知我們這受洗歸入基督耶穌的人是受洗歸入他的死嗎? 所以,我們藉著洗禮歸入死,和他一同埋葬,原是叫我們一舉一動有新生的樣式,像基督藉著父的榮耀從死裡復活一樣。 我們若在他死的形狀上與他聯合,也要在他復活的形狀上與他聯合; 因為知道我們的舊人和他同釘十字架,使罪身滅絕,叫我們不再作罪的奴僕; 因為已死的人是脫離了罪。我們若是與基督同死,就信必與他同活。” 罗马书 6:3-8。

玛拿西对约瑟犹如受浸第一部分的动作,即进入水中,与基督同死。但以法莲对约瑟却是受浸第二部分的动作,即从水中出来,与基督同活。这是复活。

在创世纪结束前,雅各给约瑟的两个儿子祝福时,他将右手按在了次子以法莲的头上,约瑟以为雅各搞错了。但是雅各说,“我知道,我儿,我知道。” 创 48:12-19。雅各的确知道,因为复活才是 神救恩的真正目的,死不是。死是必须的,但死不是目的,复活才是。

我愿与主同死吗?我若要与主同活,就必先与主同死。但 神的最终目的是要我与主同活。主,让我经历死,但以复活为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