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纪第四十章

约瑟在监里

约瑟被下在护卫长波提乏府内的监牢。家里的监牢。 这到底是私法还是公法,好像不那么清楚。但对波提乏来讲,无论公法还是私法,都是他泄私愤的工具。

许多人拒绝福音,所用的理由亦是如此。有时是表面冠冕堂皇的 “公理”,如这种推理,那种思想等。有时又是很个人的 “私理”,如没有时间,没有兴趣等。但在背后,其实都是一个罪人对 神的愤怒或不满而已。

波提乏在为自己谋方便,岂不知他在害自己,因为这样做阻止了他和约瑟的和好,让他失去约瑟这位原本可以使他得极大福气的人。实际上,从他又把重要的看护任务交给还是个囚犯的约瑟来看,他其实在良心上知道约瑟是无辜的。但他的个人利益和家里的私事使得他没有作他该作的。

波提乏,埃及法老的护卫长,由于自己的既得利益,用骄傲和自私为自己做了个监牢,和从约瑟来的祝福隔绝了。(今天,人与福音的关系也是如此。人以为有理由,有自己思想,但实际上是他的罪为自己做了个监牢,和从主耶稣来的祝福隔绝了。)

约瑟还在坐牢时,埃及王的酒政和膳长因得罪了埃及王, 被法老在恼怒中下在约瑟被囚的地方。 这世界的王,就是这么样随心所欲,喜怒无常。将来约瑟也会服侍法老。但他一定因为这些事看清了这个道理。他可以对法老忠心做事,但只是因为 神的安排才如此。 他知道他若把他的生命押宝在服侍法老上,他的结局也像法老的酒政和膳长一般。他只侍奉一个主,就是耶和华他的 神。耶和华是公正又加上怜悯的 神。

护卫长波提乏把酒政和膳长两个交给了还是个犯人约瑟看管。 约瑟再次显明他的正直良善。在监狱中,一般都是采用老囚犯来管理新囚犯。这是一种制约的手段。而老囚犯常常就借机苦待新囚犯。但是约瑟不是这样。他善待他们。看到两人有愁容,就询问他们。于是就有了为酒政和膳长解梦的事。他们的梦,不是偶然的, 也是 神的安排。如果那些梦不是出自 神的话,约瑟如何会知道怎么解呢。但是约瑟做这些事,并不一定知道这正是 神暗中为他安排的机会。他只是凭着良心和 神赐的智慧做正确的事。

常常听到有人抱怨 神不给他机会,命运对他不公,说他被困如囚犯等,但就是看不到他先当好一个模范 “囚犯”,并躬身去询问比他还不幸的 “酒政”和 “膳长”, 并为他们排忧解难。神为他安排的机会也因他的懒惰和自私而无法实施。

神的安排是何等奇妙。在监中遇到酒政和膳长,其实是约瑟后来被引见给法老的最佳机会。如果当初不出麻烦,约瑟继续为波提乏的家奴的话,他是不会见到法老,后又成为埃及宰相的。并且他也必须是在监中见到酒政和膳长才行,因为如果不是在监中的话,埃及的两位大臣如何会来找一个希伯来人解梦呢。

神实在帮助约瑟,甚至为他安排细节。试想,如果第一个先告诉约瑟梦的人是膳长的话,很可能当酒政听到那梦是凶兆后,就不会让约瑟继续解他的梦了。同时,如果两个人后来的结局都是一样的话,日后他们反倒会以为是约瑟碰的运气,就不会在意。然而恰好是这样,一吉一凶,一前一后,这样在应验之后就让人无可推诿。

即使如此,那酒政得了意后,竟还是忘了约瑟。只是他没有彻底忘。但这也要感谢 神。人虽不义, 神却化咒诅为祝福。酒政要是当时记得约瑟,那时就向法老求情的话,也许结果就反倒不是 神所安排的这么好了。法老或许不听酒政的话 (为什么要平白无故听一个刚刚被恢复的酒政的话而得罪自己常年的护卫长呢?);即或听了,最多也就释放约瑟。对一个无功劳的希伯来人,放了就已经是法老极大的仁慈了。

但要是那样,约瑟岂不白白下了埃及?神的计划正在一步步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