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纪第三十八章

犹大和他玛

在开始约瑟在埃及的故事之前,圣灵先记录了犹大的事。雅各儿子们的故事是以约瑟为核心的。其他十一个儿子的事迹除了与约瑟有关之外,基本没有记录,唯一的例外是犹大。三十八章是专门给犹大的。

虽然约瑟是主耶稣和救恩的预表,但 神选了犹大作为应许中的那条一直延续到主耶稣到来的生命线。这条线也称为 “王权线脉” (royal line), 因为犹大支派是在以色列掌王权的。大卫、所罗门均出于犹大支派;或者称为 “银线” (silver line),因为这是救赎的线。

为什么选犹大?这也许不是留给我们的问题。除了约瑟,雅各儿子中的确并没有一个行为正真配得上承接这份祝福的。犹大自己也同样。他在诸多事上犯了罪。

圣经不是后人为某些人和家庭歌功颂德,填脂涂粉而写的历史。圣灵所默示的,凡圣灵认为有必要说的,无论多羞耻都会说出来。在人眼里的羞耻,总比在 神眼里的定罪好 (better to be shamed before man than be damned before God)。

以色列王族支派的父亲犹大的故事就是这样一个故事。

犹大的故事开始于有一天他离开他弟兄们下去,到一个亚杜兰人名叫希拉的家里去。那地方离他家西北方接近二十公里。他一个人跑到这个外邦人的地方做什么?或许他在牧羊时结识了这么个人。他极可能是由于希拉告诉他那里有个女子,让他去相亲的。看不到他和父亲雅各问过这事。从圣经的口气看,他去是有目的,并且他以为这是他自己的事,满了自信。总归, 他在那里碰到一个迦南女子,并非偶然。

他娶了在亚杜兰那里看到的迦南女子。圣经连这个女子的名字都没有记,说明整个这件事,在犹大心中是何等轻浮,没有价值。

他从所娶的迦南女子生了三个儿子。长子叫珥 (“小心”),是犹大自己给起的名字;次子叫俄南 (“强壮”),是迦南女子起的。或许犹大直觉里觉得自己走的不是一条平安之道,所以想要 “小心”些,但他娶的迦南女子显然不以为然,争着把次子叫了一个她自己觉得满意的名字,“强壮”。

事实证明,这两个儿子,不管是 “小心”还是 “强壮”,在耶和华眼中都看为恶。 需要注意到,说 “在耶和华眼中看为恶”,不是随便说的。并非一个人犯了血气甚至肉体而做了错事,这个人整个在耶和华眼中就为恶。要是那样,世上岂还能有人站立,神的工作还能进行吗?但这里两个由迦南女子生的儿子,在 神眼中实在是为恶,到一个地步 神即刻执行了惩罚,先后击杀了他们。他们是亚伯拉罕家中第一个被 神击杀的人。任何好奇而追问 神击杀的理由都不会有太大意义。我们必须敬畏 神。

按照当时的习俗,哥哥死后,兄弟有义务娶遗孀为哥哥传宗接代。俄南死后,这时应该让三儿子续娶他玛。 三儿子名叫示拉 (“恳求”)。好像在生示拉时,犹大有些醒悟,就有心求告 神。但由于珥和俄南两人都是在先后做他玛的丈夫时被 神击杀的,犹大就猜疑他玛是个专门 “克夫”的女人,恐怕示拉要是娶了她也会死,就因此借口示拉还没有长大,把他玛送回她家去守寡了。

很长时间后,犹大妻子迦南女子死了。 犹大竟然感到得了安慰,说明那迦南女子给犹大带来的是何等样的烦恼。犹大就去看望他的朋友希拉 (好像每次犹大出事都和他这个亚杜兰人朋友有点关系),并去剪羊毛。

在去的路上,犹大碰到一个像是妓女的女人,就主动上前要求,和她同寝。

和妓女行淫, 并且主动。这就是犹大已经堕落到的地步。或许他在前面那个不幸的婚姻中得出一个苦毒的想法,觉得与其和一个坏女人结婚长期受苦,还不如不结婚,和妓女同寝。这本身就是一个上了仇敌的当,失败的意念,并且即使是那样一个想法算的了一个借口的话,也看到犹大过的是一个不敬虔的生活,在他身上几乎看不到那曾为亚伯拉罕、以撒、甚至雅各身上特征的活的信心。他活的是一个属肉体的生活。

但他随后才发现,他所做的,比和妓女行淫还要罪恶。因为那位他以为是妓女的女人,其实不是什么妓女,而是他的儿媳妇他玛。她遮了自己的头,所以犹大没认出她来。(其实在那个时候,妓女遮头是一般的习俗,否则犹大不会视为正常而接受。即使是卖身的,也知道羞耻,所以遮脸。当今的时代也许已经很不同了。)

并且他玛是有意的,精心设计的。她就是想要得一个儿子。她认为犹大对她是不公平的 (她是对的)。并且她认为犹大偿还这个不公的最好方法是给她一个儿子。同时,与犹大同寝,也是对犹大那个不公平的迷信想法 (认为她 “克夫”)最直接的的回击,让犹大亲自把欠的帐还上。

从他玛和犹大事发之后的对话,可以看到连犹大也承认他玛没有别的动机,他也尊重他玛求公平的理由,承认他玛比他更公义 (创 38:26)。其实, 倒不是他玛真的是公义的,而是犹大看到他自己的行为要比他玛的还要不公义的多。

他玛想要儿子,这是一个已经嫁人的女人合理的要求。或许她在犹大家中,清楚知道犹大的父亲雅各和他祖先是耶和华 神应许祝福的一个特殊的家庭,所以就更加愿意得一个从这个家出来的儿子,好和这个有福的生命线有关。无论如何,他玛却的确是从一个羞耻的事上反得了祝福。从她和犹大的那次结合生了两个儿子 (双胞胎)。正是从那个线上,后来主耶稣诞生。

犹大在此事上醒悟,从此没有再和他玛同寝。不管犹大之前多错,你必须为他的此举而赞同。已经犯的错,在宝血的遮盖底下。但他既然无法体面娶他玛为妻,就从此一刀两断,以实际行动表示悔过。

这是一件羞耻的事。但他玛不仅在儿子身上蒙了永远的福,并且她自己的名字也没有被抹去。在马太福音主耶稣的家谱中 (马太 1:3),他玛的名字特别被提出来。在家谱中,一般妻子的名字是不提的,这不是因为歧视女性,而是因为在 神眼中丈夫和妻子为一体,提到丈夫就包括了妻子,在 神那里一同全是算数的。但他玛和犹大比较特别。因为按照人的想法,他们算不算夫妻,是个问题。然而圣灵特地把他玛的名字和犹大并在一起,其用意再清楚不过。在神眼中,犹大和他玛实际为夫妻。

这是何等的恩典! 不是 神在迁就人的过犯。只有看到恩典,才能明白这点。就像当初雅各以欺骗的方法得了以撒的祝福一样,神是在恩典中越过了雅各的过犯而接受了雅各心中对 神的祝福的宝贵和珍惜,而不是任凭雅各利用过犯而抢夺一个本来不属于他的祝福。他玛也是同样。她蒙了同样的恩典。神越过了她的过犯而接受了她心中对 神祝福的渴慕。她的行为受责备,但她的心却蒙悦纳。这里说出的,不是一个如何靠自己的手法获利的可游戏的规则,而是一个恩典的彰显。

双子蒙福

犹大和他玛所生的双子,法勒斯和谢拉,也是极特别的。两人在出生时各自抢先。谢拉先伸手出来,从收生婆那里接受了红线拴在他指头上,但随后先出世的却是法拉斯。由于这个缘故,就着家谱来讲,法拉斯成了主耶稣生命线上的祖先。但奇妙的是,在主耶稣的家谱上,却同时也提到谢拉。这不是因为他们是双胞胎就必然给他的待遇。比如在家谱上只提到雅各,并没有提到以扫。区别在于,谢拉和以扫是两种不同的人。以扫对 神的祝福是不感兴趣的,而谢拉却和法拉斯一样都想要祝福,并且两人争先恐后。“天国是努力进入的,努力的人就得着了”(马太11:12)。法拉斯和谢拉都因为努力而得着了,只是好像有个次序的不同。

从另一个角度,谢拉和法拉斯也象征着犹太人和外邦人与福音的关系。谢拉恰如犹太人,本来已先得了救恩的标记 (红线),但在关键时候却由于犹豫 (暂时的不信)而让法拉斯 (外邦人)得了先。但谢拉最终还是要蒙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