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纪第三十六章

以扫 – 以东人和亚玛力人的父

在进入以色列全家从雅各和十二个儿子开始的历史之前,圣灵特意对以扫和他的后裔先做了交代。

在旧约中,神眼中这个世界分为两种人,以色列人和外邦人。本来只有一种人,即世人。但 神拣选了雅各,他成为以色列,他的子孙就成为 神的选民。其他所有人都是外邦人。

然而在所有的外邦人中,有一个族的人,是非常特殊的。这就是以东人。他们在严格意义上是外邦人,因为他们不是雅各的子孙。但他们和以色列有着特别的关系,因为他们是以扫的子孙,而以扫是雅各唯一的兄弟,并且是孪生兄弟。

神拣选了雅各,没有拣选以扫。在他们没出母腹之前,神就做了这个拣选。或许我们会好奇,觉得要是当初 神让以撒和利百加只生一个儿子,岂不简单得多。但拣选是 神的智慧。有一日我们一定会比今天更明白。事实是,神造了雅各和以扫两个孪生兄弟,拣选了雅各,并让雅各的后代和以扫的后代时代相邻,是命定的,不是偶然的。

以扫的后代几乎从头到末都和以色列人做对。雅各自己已经尝到许多以扫的苦头。在以色列后来出埃及回到应许地时,以东人不肯容以色列人从他们的境界过去。但以色列遵从 神的话,没有和以东人争战。

以扫的后代中,除了以东人,还有一个特别的族,就是亚玛力人,他们是以扫庶生孙子亚玛力的子孙 (创 36:12)。这是一个被 神彻底憎恶的族类。以色列后来出埃及回到应许地时遇到的第一个凶恶的敌人就是亚玛力人。

以东人是原本的以扫。而亚玛力人则是后来完全在罪恶中堕落的以扫。

区分以东人和亚玛力人

如果说以东人是一种不友好的抵挡的话,亚玛力人则是最恶毒的攻击。以东人不让以色列过他们的地,亚玛力人则是根本不想让以色列人活。

以东人是不属灵而属血气的 (unspiritual natural man), 而亚玛力人是败坏的肉体 (corrupted flesh)。

用今天的话来讲,以东人对属灵的事毫无兴趣,他有他自己的兴趣。他也有自己的魅力和潇洒。他坚持他自己的生活方式。他对雅各的态度并不是绝对敌对。他就是不喜欢雅各,他更不理解雅各,也不信任他。

亚玛力人则谈不上对属灵的事感不感兴趣,他是对雅各恨之入骨,嫉妒到牙根里。他绝不容雅各在地上有立足之地。

在实际生活中,如果我的属灵生活是消极怠惰无目的,以东人和亚玛力人对我来讲就是很难区分的,因为他们带来的都是死,实际上并无区别。但对一个属灵生活积极有目标的人,以东人和亚玛力人却是很好区分的,就像区分一个冷漠自私的邻居和一个凶恶残忍的敌人一样。

就着个人生命来讲,以东人并不是仇敌,而是亲属(兄弟,但不是属灵的有生命交通的弟兄)。我们每个人里面都有一个属血气的以东人。神要以色列人记住以东人是他们的兄弟,不可憎恶以东人 (申命记 2:4; 23:7)。不可憎恶,不是因为以东人好,而是因为他们是兄弟 (甚至他就是我里面那个属血气的自己)。不可憎恶,也不是要随和以东人,与其同流合污。相反,我们在生命的道路上要和以东人划清界限,不可对以东人(无论是别人里面的,还是自己里面的以东人)抱任何志同道合的幻想。

但是,在个人生命的层面不能把以东人当成仇敌去追杀。要向以色列人那样,先去试着说服那个 “以东人”,让他让道给你过去,你好在天路上可以继续前行。如果人家不让,你就得多费点力气绕道走。你不能憎恶他,与之争战,结果误了路程。在基督徒生活中常有的一个难处,是不知如何对付属血气的以东人,常常要不是与之同道,同住,忘了走天路,就是反过来憎恶以东人,非要与之挑战不可,不仅伤害一个不必要受伤害的人,自己也误了走天路。

就着 神的国度来讲,以东人却是需要被征服的。因着这个缘故,在以色列建立国度后,从扫罗开始,尤其是到大卫,就开始和以东人争战,让他们能归服以色列的王。既然是争战,击杀也会是不可避免的。历代志上 18:12-13。但是,对以东人的争战,是出自国度战略需要的征服,不是出自憎恶的追杀。在教会生活和福音生活上,能征服属血气的以东人而又不出于憎恶,需要相当程度的属灵的老练和成熟。必须承认我们大部分人都缺乏这个度量。

亚玛力人则不同。亚玛力人代表的是肉体。 肉体是与灵相争的。无论是对于个人的属灵生命还是 神的国度,肉体都是仇敌。神的儿女和肉体是绝对没有妥协余地的。你面前的亚玛力人,并非站着地不让道的以东人,而是时时想要你命的亚玛力人。肉体就是不想让属灵的活下去。你必须置肉体于死地,否则他就要置你于死地。

以色列的第一个王扫罗不明白这个属灵的道理,不听 神的命令,放了亚玛力王,给其生路,就此断了自己的生路。

以色列的三个对手,埃及、非利士人和亚玛力人,分别代表世界、撒旦黑暗权势和肉体。世界(埃及)爱不得,黑暗权势 (非利士人)惧怕不得,肉体 (亚玛力人)体贴不得。

以扫的兴旺称霸,雅各的寄居生涯

除了以东人和亚玛力人的教训,在这一章里不能不让人反思的一件事,是以扫的兴旺,和雅各的寄居生涯。 这里是一副背信之人兴旺掌权的图画,而其背后,反差出信心之子艰辛孤独的寄居生涯。

就地上的家族、联盟来讲,那时的以扫比雅各成功的多。当雅各带着一家十几口回来时,以扫竟然可以找到四百人去迎。他在以东之地已经掌权作王!他的家谱就是他后来更加兴旺的描绘。就在以扫飞黄腾达时,雅各却在寄居之地开始了普通的牧人的生活。

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格和不同的性情。雅各是牧人,代表信心之子,血液中流的是和平,手中做的是培植养育的工作。以扫是猎人,代表的则是血气 (以东人)和肉体 (亚玛力人),血液中流的是暴力,手中做的猎取抢夺的营生。(当然这里不是拿职业就事论事。但愿明白寓意的人明白其中属灵的道理。)

但有一天, 时候到了,雅各的 神建立了以色列雅各的家,却毁坏了以扫。 今天,以扫的后代在哪里呢?

从属灵上讲,今天的光景仍是如此,或更加如此。亚玛力人猖獗挑衅,以东人消极弥漫。但是主作王之时,亚玛力人被消灭,以东人被征服。有一天主要来,要显明祂的家,那里只有信心之子,没有属血气和属肉体的。

求主让我今天成为正确的人,宁愿艰辛如雅各,也不兴旺如以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