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纪第三十五章

伯特利,信心的起点和终点

就是在那样一个惊恐、阴暗的背景下,神向雅各显现。这次不是梦中,也不是在夜里以一个人的样式来和他摔跤。这次是 神亲口对雅各讲话,发出没有遮蔽、没有条件的命令。

“神對雅各說:「起來!上伯特利去,住在那裡;要在那裡築一座壇給神,就是你逃避你哥哥以掃的時候向你顯現的那位。」” 创 35:1。

雅各的心忽然醒了过来。他的 神是伯特利的 神。就着他的生命光景来讲,今日祂的 神还不是 “以色列的 神”。从 神的角度(客观真理)来讲,神无疑是雅各的 神,以色列的 神; 但从雅各的生命光景(主观经历)来讲,他还没有真正认识这位 神,还不知道祂的名字,也不认识祂荣耀的身份和圣洁的性情。

神必须先是伯特利的 神,才是以色列的 神。雅各被光照,忽然看到自己的污秽。他之前已经看到自己的软弱,但却还从没有看到自己的污秽。他现在看到了。看到他的家其实是一个拜偶像的家!他需要即刻洁净自己和他的全家。

“雅各就對他家中的人並一切與他同在的人說:「你們要除掉你們中間的外邦神,也要自潔,更換衣裳。 我們要起來,上伯特利去,在那裡我要築一座壇給神,就是在我遭難的日子應允我的禱告、在我行的路上保佑我的那位。」 他們就把外邦人的神像和他們耳朵上的環子交給雅各;雅各都藏在示劍那裡的橡樹底下。”创 35:2-4。

这是雅各属灵生命的一大转捩点。在惊恐和患难中,他真正开始认识这位荣耀圣洁的 神,也开始认识他自己。他正在从祝福的好处里升上去,够到那给祝福的 神自己 (rising above the blessings to reach the One who blesses)。任何时候,这是一个跟随主的人最大最重要的一步。从受益于主恩惠的群众中出来,变成一个跟随主的人 (disciple),这是关键转变。没有这个,雅各将永远都是一条属地的虫, 无论他接受多少祝福都是如此。

他们刚刚成了示剑的征服者,但现在要马上离开那里。恩典的 神,使那周围城邑的人都甚惊惧,就不追赶雅各的众子。

他们于是平安来到伯特利。从示剑到伯特利,他们要往南走二三十公里的路。到了后,雅各在那里筑了一座坛,叫那地为伊勒伯特利(就是伯特利之 神的意思)。

在那里, 神再次向他显现。神再次叫他的名字“以色列”,确定当初在毗努伊勒时赐给他的名字。在毗努伊勒,神没有告诉雅各祂自己的名。这里,在伯特利,神不仅赐福与以色列,再次确认给以色列的应许, 而且首次告诉他祂的名字:“我是全能的 神”(El Shaddai)。这里,中文由于文字的局限无法直接表达这个启示的重要性,因为如果不注意的话,会以为 “全能的 神”就是在 “神”前面加了个表示尊重的形容词而已。不是的。“全能的 神”, 是 神当初在亚伯拉罕九十九岁时才启示给亚伯拉罕的祂自己的名字 (创 17:1)。祂是全有、全足、全丰的 神。得了这个启示的人,开始认识 神是谁,祂的名绝不是一个没有启示的人眼中那几个字所能表达的。

雅各的信心归途到了伯特利,已完成一个过程。这里圣经再一次用概括的眼光回顾,就说  “雅各从巴旦亚兰回来,神又向他显现,赐福与他”。明明是刚刚从示剑转来的,为什么要强调 “从巴旦亚兰回来”,好像中间发生的事被忽略了。神的工作,从来都以目的地为核心的。不是说过程不重要,而是在 神的心中,如果没到目的地,过程就失去了意义。但对那些达到目的地的人,他们在基督里的经历是何等的丰富!

然后 神就从和与雅各说话的地方升上去了。

许多人读经时,模模糊糊地以为 神的显现在旧约里到处都是,好像以色列人需要的时候,神就显现了。不是的。神的同在和 神的显现不是一回事。神总是以祂的同在保护以色列,这是祂的应许。但 神亲自的显现,却有着特别的重要性,并非以色列的列祖随便即得的经历,更不是不信的人所想的那样,好像写圣经的作者需要 神出现即可写一段显现。

对雅各来讲,在伯特利这次 神的显现是最后一次直接眼见的显现。后来 神在异象里又向雅各显现过 (创 46:2),但那是在异象里,在灵里,不是直接显现在眼见里。他此后活在那全能的 神翅膀的荫下,活在信心里,再也没有 神直接眼见的显现。神向以色列再次显现,是四百多年之后了,那时 神向摩西显现,把以色列带出埃及地。(注意到后来,从旧约里 神给以色列最后一次通过先知说话,直到新约起始主耶稣降世为人,也有四百多年的时间 神没有说话和显现。)

神要给谁讲话,何时讲话,都是 神的权利,人岂能藐视,或视之为平常事。

以色列在地上的生活之旅

雅各全家并没有留在伯特利。神升上去后,他们从伯特利起行,要再往南到雅各的父亲以撒那里去。这和雅各的信心之旅并不矛盾。

雅各当初的信心之旅是在伯特利开始的。但他实际所走的路却是先在基列亚巴(就是希伯伦)的幔利他父家那里开始的。当初雅各不是带着异象离开家的。他是跑到了伯特利后,那晚才在梦中得了异象。伯特利是他信心的开始,也是信心的终了,所以雅各的信心之旅是从伯特利到伯特利,是一个完整的圈。然而雅各的生活是在基列亚巴的幔利开始的,那是他的父家。以撒还活着。雅各就在信心中离开伯特利,再往南,要去他父家。

就在途中,拉结临产,在产难中死了。但是她的儿子,便雅悯却活着出生了。雅各于是共得了十二个儿子,后为以色列的十二支派。

拉结没有到雅各在地上的家就去世了。死在路途,就葬在以法他;以法他就是伯利恒,那里是后来主耶稣出身的地方。便雅悯出生在那里。就着他母亲拉结来说,便雅悯是她的忧患 (便俄尼);但就着他父亲雅各来说,他是他的右手 (便雅悯)。创 35:18。这正是主耶稣的一个代表。拉结代表着以色列旧的地位 (standing)。说明以色列旧的地位必将先过去,主耶稣才降临,然而主的降临和以色列直接相关。从肉身上,拉结在地上必被以色列记念,直到主耶稣再来。

以色列从以法他起行继续前往。在以得台 (羊群的高台)那里,发生一件羞耻的事 (雅各的长子流便与雅各的妾辟拉同寝)。雅各也听见了,但他沉默。但在这沉默的背后,实际上却发生了一个重大变化,流便失去了长子的祝福。于此相关的以色列的国权后来落在了犹大身上。弥迦书后来提到以得台,说,“你這羊群的高臺、錫安女子的山哪,從前的權柄,就是耶路撒冷女子的國權必歸與你。”(弥迦书 4:8)。

这在伯利恒和以得台发生的,不仅在字义上预言后来以色列的历史,也在灵意上预言新约发生的事。

雅各到了他父亲以撒那里,亚伯拉罕和以撒寄居之地,就是希伯伦。随后以撒就离世了。以色列全家在地上的日子从这里是一个新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