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纪第三十三章

蹒跚归途

雅各清晨起来,瘸腿往前走去,已不是昨日单独留在后面没有渡过河的雅各。他举目望去,看见以扫来了,后头带着四百人。他把孩子们交给了利亚、拉结和两个使女,他自己在他们前头走过去,见他哥哥以扫。

他自己单独走在最前面,只身去会以扫和他的四百人。雅各开始站起来行走了。虽然瘸着腿,但开始走了,不再爬行了,有点像以色列,神的王子了。

随后发生的,是动人的。雅各没有遇见战争和杀戮,连争吵和口角都没有,而是兄弟两人团圆。两人抱在一起,都哭了。

很难参透发生在以扫身上的事。或许以扫在这二十年之后已经不计较当初雅各所作的。但是如果他本来就是带着友善之心来迎接雅各的,为什么要带四百人,往北一百公里前来呢?如果他原本是有恶意的话,那一定是 神改变了他的心。

但无论如何,雅各躲过了一场浩劫。神把他从以扫的手中释放了,就如把他从拉班手中释放一样。

以扫推托不接受雅各给他预备的礼物,但雅各再三的求他,他才收下了。雅各在这事上未存任何的侥幸心理。或许他是为了赔罪并补偿当初以扫的损失(但他应该知道,其实他并没有从以扫手中夺取任何原本属于以扫的东西)。无论如何,为了日后的平安,雅各所作的是明智的。以身外之物换取日后的平安和可以跟随主的自由,是聪明的选择。轮到我们时,也该如此。

他不再把自己交付于人的手中。即使他相信以扫,也不能;况且他并不完全相信以扫。当初拉班不也是认他为骨肉吗?并且拉班未必不是真心的。今日以扫认骨肉兄弟,也未必是假意的。尤其是以扫,他并没有多少心眼,为人其实很直率,很得人缘。然而人的事,乃是如此:人本身是个问题,不是真不真心的问题。人之真情,若落在 神的旨意里面,符合 神的带领,是这世上最美好的事。但人之情,即使是真情为始,也并不一定总在 神的旨意里;当人离开 神后,真心的也会变质。两者矛盾之时,是考验我们优先次序的时候。雅各的选择是聪明的。

但雅各的行为却并不是完全坦诚的。以扫的意思,是要雅各和他一起到西珥以扫的家。雅各让以扫先行,并谎称他要随后跟随以扫去,实际却在以扫走后就往疏割去了。雅各仍然有雅各的软弱。他当然不能跟以扫去西珥,因为去西珥不是 神带他回来的目的。雅各知道这个,也知道他不去西珥是对的。但他却没有勇气告诉以扫正确的事。即使在兄弟两人拥抱之时,他仍然没有这样的勇气。于是他就用谎言敷衍了以扫。雅各不去西珥是对的,但他却由于不讲实话而丧失了一个见证,让以扫对他更加有口实。以东人(以扫的后代)后来不喜欢以色列人,与以色列为敌,这里雅各在见证上的失败或许也有一份的原因。

疏割离毗努伊勒很近,就在西边十公里左右,靠近约旦河东岸。以扫往南到西珥去了。雅各却往西到了疏割,并在那里盖造了房子,好像要长期住下来的样子。

但稀奇的是,圣经紧接着说,雅各到了示剑城,在那里支搭帐篷。雅各忽然过了约旦河,到了约旦河西边的示剑。没有提及雅各如何离开疏割,为何离开,何时离开。不仅如此,圣经说 “雅各從巴但亞蘭回來的時候,平平安安的到了迦南地的示劍城”(创 33:18),语气就像雅各曾在疏割停留的事没有发生一样,倒像是雅各从巴旦亚兰回来后,直接就到了示剑,并且强调是平平安安到的。

神的目的是把雅各带回应许之地,迦南地,就是他父亲以撒当年寄居的地方基列亚巴(就是希伯伦)的幔利居住 (但在信心上,神要先带雅各回到伯特利,即他信心的起点,在那里 神第一次向他显现,也从那里暂时升上去,离开他)。雅各在这条回来的路上实在是步履蹒跚,跌跌撞撞。以扫走后,他几乎在疏割住下来。疏割在约旦河的东边,完全不能算回到了应许之地。

但感谢 神,他没有停下来,而是很快过了约旦河,到了离约旦河西岸大概二十公里的示剑。这中间发生的事,圣经没有提到一个字,一定是因为没有价值,既没有好的见证,也没有可以警示人的教训和功课。但是有一件事却是有价值的,即他的确过了约旦河,到了示剑。

我们今天在地上的生活,也许常常有这样的片段,日子好像过的毫无色彩,只是活过来了而已。但仍然感谢主,靠着主的恩典,我们没有留在疏割半途而废,这就是价值。只要按照 神的旨意到了该到的地方,就是有价值。许多人说,人生的意义并不在目的,而在于过程。这是因为人不知道人生的真正目的,才讲这些表面听上去有哲理的话自我安慰。跟随主的人生,第一重要的是目的地是否正确,第二重要的才是过程是否精彩。

然而示剑也不是 神要雅各最终来的地方。神要带雅各继续走。雅各似乎在这件事上很迟钝。从他的所作所为,明明是要打算长期住在示剑的。或许他看到那里的草场好,可以牧羊(实际上,后来雅各终于到了希伯伦后,他的儿子们还是得到这个在北边距离大概六七十公里的示剑来放牧)。或许是别的原因。雅各花了一百块银子在示剑买了一块地,并且在那里筑了一座坛,起名叫以利益罗伊以色列(就是 “神、以色列的 神”的意思)。

信心和软弱交织并存!信心是真的,软弱也是真的。

但 神必要带他离开那地。并且这次由于雅各与那地已经建立了太深的关系,神不得不在一种奇怪的,既危险又羞辱的境遇中带他们离开示剑。

蹒跚归途。雅各切确是在瘸着腿走路,从实际身体上和象征意义上都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