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纪第三十二章

雅各归回之途

拉班走后,雅各继续往前行走。他已经完全摆脱拉班的困扰了。如果要把过去的二十年做个总结的话,雅各是完全可以心满意足的。他是一根拐杖、一个褡裢去的巴旦亚兰,现在却是妻妾儿女,牛羊成群,大队回来。那用奸诈压榨他的拉班现在已经无影无踪,甩在他背后了。再也不会追来,他也不用回头。

但是雅各要面对以扫。这是他真正的过去。他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他哥哥以扫会杀了他。雅各知道怎么对付拉班,却完全不知道如何对付以扫。但他仍然往前,并非因为他有对付以扫的信心,或对以扫抱有幻想,而是因为一件藏在他心中的事实:

他是雅各,他是得了耶和华所应许的产业的人,他是在伯特利枕石入梦遇见耶和华和那奇妙天梯的人,他是立了石柱并浇油向 神许过愿的人。就是这个人,他是命里注定必须回到应许地的。他现在既胆怯怕死,但同时又将生死置之度外。他就是如此地矛盾。因为他的生命正在经历极痛苦又复杂的由毛毛虫向蝴蝶转变的过程。

但他此时还不知道,在他一心准备去对付以扫的同时,神却必须既要帮助他,又要对付他。就着 神的工作来讲,此时的雅各并不简单是一个器皿,他是一个宝贝(因为 神爱他),也是一个问题(同样因为 神爱他)。

雅各对 神来讲的确是个问题。因为在他过去的一生中,他虽然享受了 神的同在和祝福,对 神也算信实,但他的生命却还是那条未经过对付的虫。他低头看见了 神的祝福,却还没有抬头看见 神的自己。这蒙 神祝福的人,何时升起来到达(rise to) 那祝福他的 神呢?

神的目的不只是把雅各安全带回应许之地,并且要让雅各回去时已经是耶和华 神的王子,不再是那个老旧的雅各。为着这个目的,神既要帮助他对付以扫,更要亲手对付他的自己。

神的使者在路上遇到雅各。雅各看见使者,就看见是 神军队在与他的大队同行,犹如两队军兵。雅各就把那地方叫玛哈念(即两队军兵的意思)。

即使如此,当雅各听到以扫带了四百人来迎时,他还是让惧怕淹没了。以扫带四百多人上来。雅各的全家不过十几口人。雅各当时刚到雅博渡口的北边,而以扫住在死海南边的西珥,相距大概有一百公里左右。以扫为何如此大动干戈带四百多人北上来迎呢?雅各心中没有别的解释。他虽然已经打发人先去进贡求和,但这时已做好了以牺牲一半保全另一半逃跑的准备。如此可怕可悲的期待。

但就在这样的情景下,雅各作了一个他过去从没有作过的祷告。

雅各說:「耶和華我祖亞伯拉罕的神,我父親以撒的神啊,你曾對我說:『回你本地本族去,我要厚待你。』   你向僕人所施的一切慈愛和誠實,我一點也不配得;我先前只拿著我的杖過這約但河,如今我卻成了兩隊了。 求你救我脫離我哥哥以掃的手;因為我怕他來殺我,連妻子帶兒女一同殺了。  你曾說:『我必定厚待你,使你的後裔如同海邊的沙,多得不可勝數。』创 32:9-12。

这个祷告虽然还不是一个完全无己的,生命变化的祷告 (transforming prayer),也不完全是一个灵提起来朝向天的祷告 (heaven-ward prayer),但却真是一个出自信心的祷告,因为雅各不仅明白了 神的应许,而且看到了他和 神之间的那个特殊的历史和关系,就诉诸于 神的信实。这个祷告中,雅各已经和二十年前那个小心眼的讨价还价者大不一样。他现在知道他蒙了何等大的恩典,也知道自己的完全不配(不是谦虚姿态的那种声称自己不配,而是从骨头里知道自己什么都不是,真的不配),但同时也知道 神是信实的,即便不是因为爱他而救他,也会因为 神自己的应许而救他。 

然而,神军队的显现,再加上向着 神恳切呼求和祷告,并不能完全除去雅各的惧怕。这时的雅各,才刚要开始与 神同行。生命的变化不是一个异象和一个祷告后就在一夜之间发生的。神的工作要继续。

在恐惧中,雅各继续按着自己软弱的感觉面对以扫, 而不是照着信心行走。一个接一个求和的礼物和先行的信使,然后才下决心把两个妻子、两个使女、并十一个儿子送过渡口。

其实,雅各如此的安排,本身算得上是明智的,无可非议的,也是他降卑自己对以扫表示诚意。但是雅各的信心却不在里面,也没有平安,这是问题的核心。

虽然如此,雅各这时候的打算已经不是原先那个牺牲一半让另一半逃生的悲哀打算。本章23节中那句“先打發他們過河,又打發所有的都過去”的中文翻译不是很准确。原文的意思是说 “他打發他們過河,把他所有的都打發過河了。”这里是重复的强调语气,说出雅各当时在挣扎和焦虑中最后的决定。他在探问得胜的道,在摸索保全的路。他在试着信靠 神,试着站起来与 神同行。雅各没有白看见 神的使者,也没有白做那个真心的祷告。

雅各和 神摔跤

这是雅博渡口 (“倾倒出来 pouring out“)。所有人都过河了,只剩下雅各。雅各觉得把自己所有的都已经倾倒出来了。但还有他的自己,还留下,必须交在 神的手中被对付。不知他为什么独自没有过河。难道他胆小和自私到一个地步想牺牲所有的亲人,只保全自己吗?或是他单独留下来,心里预知他和 神还有没有办的交涉,在他见到以扫之前必须办?无论雅各在想什么,那晚 神要亲自对付他,改变他。那晚有一个人来和他摔跤,直到黎明。

这是 神亲自和雅各办交涉,对付他的魂,他的肉体。在此之前,耶和华 神还从来没有直接给雅各显现过,都是在梦中显现。但这次,虽然是晚上,但并不是梦中。雅各后来称那晚他面对面见了 神。那里是雅各的毗努伊勒。

但他没有和 神像亚伯拉罕那样在平安中交通如友。这是雅各,他还无法上升到天上,进入那属天的交通。于是 神就降卑祂的自己,以人的形状出现,和他摔跤。雅各何时能够放下自己呢? 或许就是他的大腿窝被那人摸了一把而瘸腿之后?

这是何等让人感动并深思的一幅图。神不愿,也不会,把雅各交付到以扫手中。祂宁愿让雅各先经过祂的手。然而这手是何等仔细量过的手!是按照雅各的生命身量而量的。这不是一双来征服的手,更不是一双要毁坏的手。这是陶匠细腻而持着的手。这是道成肉身在地上面对人的顶撞但长久忍耐的 神的手。这是 神如何亲自对付一个不愿也暂时还不能与祂同行的人(魂)的手。这是面对面的交涉,然而却不是在宁静中的交通。

神何等盼望以色列,祂的王子,与他交通如亚伯拉罕与 神交通一般。亚伯拉罕和 神唯一的“摔跤”是他谨慎地为着别人代求时,不是为着自己的利益和面子。见创世纪 18:22-33 那段美妙的对话。神必不失望。有一天雅各将为地上大君王祝福。

可是那晚那凌晨,雅各还没有预备好。因此 神无法向他启示自己的名像祂对亚伯拉罕启示一样。雅各想知道祂的名,但他必须等待那天的到来。

神的名是何等尊贵和宝贵!今日祂的儿女在主耶稣基督里都知道祂的名,不只在字面上,而且在生命里。愿我们对照雅各,检查我们是否让 神的名亏损?

但是 神在雅各身上的工作却在如期进展。那夜紧张疲惫的摔跤,虽然比不上与亚伯拉罕的交通,但对 神来讲却是祂在雅各身上工作的一个突破点,因为这毕竟是面对面,远比在梦中的显现完全的多。神喜悦,就在那天首次赐给了雅各他的真名字:以色列。这不是 神临时产生的主意。这是 神早为雅各预备,一直等待这个日子到来,就给他的。

雅各从此瘸了腿。但他却成了以色列, 神的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