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纪第三十章

雅各烦恼的家庭生活

箴言说,“ 寧可住在房頂的角上,不在寬闊的房屋與爭吵的婦人同住。”箴言 21:9。 雅各与两个争吵的妇人同住。

耶和华因见利亚失宠,就让她生育,拉结却不生育。利亚先连续生了四个儿子,第四个是犹大,以色列传承王权的支派,主耶稣后来就是出自犹大支派。从这四个儿子的起名上(流便、西缅、利未、犹大),可以看到利亚的心理历程。她从着眼于为自己诉苦喊冤开始,到赞美耶和华。要是考虑到利亚的背景,这其实是一件非同寻常的事。

利亚是拉班的女儿,他们家是拜偶像的。利亚在嫁给雅各后,虽然一直都不受宠,但她却接受了她丈夫雅各的 神,以至她可以在犹大出生时说“我要赞美耶和华”。或许这一直不被丈夫宠爱的艰难,反倒藉着祈求把利亚带到了 神面前,找到了她的真靠山。利亚在这点上是蒙福的。她没有因为丈夫不宠爱她就不尊重他,更没有因此远离她丈夫的 神。或许利亚越过自己的苦难和不平,在雅各身上看到耶和华的确与他同在,就把自己的心和盼望给了耶和华。这是一个蒙福的品德!今天有多少人能够越过自己的环境和情绪,以一个客观公正的眼光来看 神呢?能这样做的人有福了。

拉结却处在一个不同的光景。她由于不生子,就嫉妒她姊妹。拉结不向 神祷告,但却闹雅各,说 “你给我孩子,不然我就死了。”

雅各的回答虽然是不很耐心,缺乏恩典,但却道出真理:“叫你不生育的是 神,我岂能代替祂做主呢?”但是这话对拉结没有起作用。她就出主意把自己的使女辟拉给雅各做妾,结果辟拉生了一个儿子,拉结以为是 神为她伸冤,就给他起名为但。他是以色列但支派的祖先。但支派是后来在撒旦的能力下落入偶像崇拜最深最有代表性的支派,或许与他的来由有关。使女辟拉又生一子,拉结给他起名为拿弗他利,即相争的意思。

就是在拉结和利亚的相争之中,雅各生了十个儿子。

就在这时,神顾念拉结,应允了她,使她生育。“应允她”,说明拉结开始求告耶和华。拉结生了儿子,说“神除去了我的羞辱”,就给他起名叫约瑟,意思是 “愿耶和华再添加我一个儿子”。也就是说,拉结在得到约瑟时,第一个请求是愿耶和华再给她添一个儿子。神后来成全了拉结这个祷告(约瑟后拉结果然又生便雅悯)。约瑟成为雅各十二个儿子中的明星。他不仅是雅各最偏爱的儿子,更是旧约中对那位被犹太人弃绝而受难但却在外邦人中得荣耀的基督美好的代表。

雅各的工价

约瑟出生后,雅各对拉班提出要放他走,叫他回到他本乡本土,即应许之地。那时雅各离家已经14年了。雅各将过去他怎样服事拉班,拉班的家业怎样在他手中被兴起,都陈述在拉班面前。拉班这个崇拜偶像的人,在事实面前也不得不承认雅各所说的是对的。但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拉班更不愿让雅各离开,因为他尝到了跟着蒙福的雅各沾光的甜头。

于是拉班让雅各自己开个工价。这听上去很大方,但拉班已经了解雅各,料定雅各不会提出过分要求。果然,雅各提了一个要求,好像不仅不过分,而且在拉班眼里像是再好不过的主意。拉班爽口答应,因为料到他这次绝不会吃亏。

雅各提出的要求,如果简化一下,基本是告诉拉班当天先把所有有斑有点的绵羊,黑色的绵羊,以及有斑有点的山羊从羊群中分出去,算为拉班的。剩下的羊中,以后凡有斑有点的山羊,和黑色的绵羊,都是雅各的。为了理解往下发生的事,需要稍稍理解这个安排到底意味着什么。开始的时候,雅各主动把有斑有点的山羊从羊群中分出去,都算为拉班的。但并不是说其它的羊都是雅各的。恰恰相反,其它的羊,开始也都是拉班的,但讲好的条件是,这些其它的羊以后所生的羊,如果是斑有点的山羊,和黑色的绵羊,都是雅各的。已经分出去的有斑有点的山羊所生的,不管是什么羊,都是拉班的,不是雅各的。 拉班是个有经验的牧人,知道如果这样作,雅各将来能得的羊一定很少,因为一般来讲,有斑有点的羊的后代也为有斑有点的几率要大。当这些羊被分出去后,其它的羊生出有斑有点的羊的几率不大。

然而随后发生的事情,是拉班万万没有想到的。在羊群中,符合雅各条件的羊不仅越来越多,而且越来越强壮。其间,拉班由于气急败环,十次改变条件,赖账,一会说“不行,那些有点的羊才归你”(注意雅各原来说好的条件是这两种羊归雅各:有斑有点的山羊,和黑色的绵羊)。拉班这么讲,结果羊群所生的都有点;一会拉班又改变注意说 “不行,有纹的才归你”。结果羊群所生的都有纹。很难想象拉班的其它八次都变了什么样的条件, 但是无论拉班如何变,雅各的羊总是越来越多。

这是一件不仅让拉班气急败环的事,也是让所有人稀奇的事。 三十章中先提到雅各当着众人的面所做的一些古怪的安排, 当时好像至少雅各自己以为是造成这件稀奇事的原因。创世纪 30:37-39说,“雅各拿楊樹、杏樹、楓樹的嫩枝,將皮剝成白紋,使枝子露出白的來, 將剝了皮的枝子,對著羊群,插在飲羊的水溝裡和水槽裡,羊來喝的時候,牝牡配合。 羊對著枝子配合,就生下有紋的、有點的、有斑的來。” 雅各还设计了一些其它比这更进一步的“工程”。

有许多读经的人试图分析和辩论雅各这个办法是否有科学性。比如有人使用表观遗传学(Epigenetics)的原理来解释这件事的可能性,推断可能是从那些剥了皮的树枝中出来一些物质,溶解在水中,羊喝了那样的水,就影响了基因组合。这种解释立不住脚。因为虽然表观遗传学(Epigenetics)本身是一门有根据的学科,但是由食物和饮水而发生的基因组合变化是一个长期累积的变化,而不是一个当时就发生的现象。 另一种解释是认为可能从剥了皮的树枝中出来的某些物质对有些羊产生激素影响而出现有选择性的交配。虽然至少在最轮廓性的原则上这是有可能发生的,但没有依据判断是否就是当时所发生的。

然而这些科学分析都没有看到这事之后雅各亲口所揭开的秘密 (3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