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纪第三章

人背叛了 神,失败了。

人历史的序幕刚刚拉来,就马上进入了悲剧。神给人叮嘱了一件事,人有责任遵行。但是背叛和失败来得如此迅速。

亚当和他妻子,在圣经上记载的他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他们的堕落。他们在堕落之前,没有做一件值得被 神纪念的事。在人的账上,是一个零再减去一个巨大的数目。什么叫债?这就叫债。这个债要 神的儿子耶稣基督日后亲自来到地上,取了人的卑贱身体,来偿还。

撒旦的引诱和人的光景 (the deception of Satan and the condition of man)

是蛇诱惑人犯罪的。蛇就是那原本是天使长、后来背叛 神的撒旦。你留意蛇的狡猾。他先看准那女人独自一人,不和亚当在一起时来攻击。他知道在谁身上、在什么时候下手。

那时女人还没有名字。夏娃的名字是犯罪之后亚当给女人起的.

蛇和女人的对话,以 “ 神岂是真说不许你们。。。”开始。 原文中,撒旦的话以 “‘aph kıy”(呃,难道是真的。。。)这样一个不寻常连接语开始,是一种强烈的夸张,暗示要提到的这件事不可置信、不合理。

撒旦狡猾地挑动女人心里隐约的疑惑。女人的回答,正表明她心中的光景。

女人把 神的叮嘱 “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改成了 “你们不可吃,也不可摸,免得你們死。” 神的原话,是一个命令,加上一个解释。在女人心中,却是一个监禁,并追加一个威胁。并且她还夸张地加了一条 神本来没有说的。这是对 神善意的曲解,里面已经隐藏着一种的不信任、一丝消极的抵触。

这是女人(后亚当给她取名夏娃)的心!倘若她心里完全信赖 神,爱 神,并感谢 神为她和她的丈夫所预备的一切,蛇岂敢尝试如此挑拨?

女人的心留了间隙的瞬间,蛇的毒刺就出击了。 蛇對女人說:「你們不一定死; 因為 神知道,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 神能知道善惡。」 创世纪 3:4-5.

首先,这是一个谎言。撒旦是谎言之父。“你们不一定死”是他对人讲的第一句不是问句的话,而这句便是一个巨大的谎言。实际上他讲的那第一句话,虽然是个问句,也是用谎言的液体浸泡过,并用谎言的烟熏烤过的。这是撒旦的本质。

其次,这个谎言的目的再明确不过,是让女人怀疑 神的善意。撒旦不仅在强烈暗示 神是自私的,小气的,对人并不存善意,并且也暗示 神是虚伪的、说谎的。这是 神的仇敌对 神的诽谤、诋毁和污蔑。若是一个爱神的人,对 神真心感恩的人,她的心应该立即测验到这个诽谤,并为此警觉,这是 神的仇敌在讲谤讟的话。

然而女人的心竟然随之而去!她赞同了 神仇敌对 神的诽谤!有人在读创世纪这里时心中疑惑,说他看不出人吃了禁果这件事为什么被看为那么大的罪。人的心总是从自己的利益以及自己的道德感中判断是非的。我们何等需要 神的光照。

女人随后的所做表明了她的心,她的立场。 她宁愿选择相信蛇 (即那个从未给她的生命和她的未来做过一点贡献的蛇),也不愿相信 神,即那位不仅给了她和她的丈夫生命气息,并且精心爱护他们夫妻,祝福并保护他们夫妻的耶和华 神。

这就是人的立场。这就是人的心肠。为什么?因为私心。私心导致疑心,但私心同时也导致轻信。 这里没有任何矛盾。 女人心里怀疑了 神,因为 她感到 神像是在“剥夺”她的权力;她轻信了蛇,因为她感到蛇倒像是在关心她的利益。人心从来都是如此。

人的犯罪及罪的本性 (the fall of man and the nature of the fall)

“於是女人見那棵樹的果子好作食物,也悅人的眼目,且是可喜愛的,能使人有智慧,就摘下果子來吃了。。。” 创世纪 3:6a。

女人吃了,又給她丈夫,她丈夫也吃了。亚当和他的妻子并无任何异议。 人于是落在了罪的权柄之下,因为他公开以行动宣称他相信撒旦的,胜过相信 神。

我们不知道女人给她丈夫讲了什么,也不知道亚当在吃前的心思,但 神的话的沉默,应该是表明亚当的想法和他妻子的想法是相同的。

那人,是先怀疑 神,然后才从心里发出贪欲。这是一个犯罪前的人,从无罪到有罪的心灵轨迹。这是今天“人是罪人”的大前提。但是已经是罪人的人,今天的光景要远比当初那人还更加堕落。今天的人,尽管从根本的身份上的确是由于不接受 神才落入罪的捆绑之中,但从具体的行为上,却是先有贪欲,然后照着自己的贪欲想尽一切办法寻找借口来怀疑、不信、拒绝 神。

当初那人由怀疑而生贪欲,是罪的萌发;当今这罪人却因贪欲而生怀疑,是罪已经结了果, 完成了从罪到死亡的周期。

-“見那棵樹的果子好作食物。”女人并不缺食物。 伊甸是一个丰盛的园子,绝不缺乏食物。但女人并不是因为饥饿而在寻找食品以充饥。所以这不是关键。关键是女人在自己心里盘算一个基本的账:她在考虑这个果子是否可以作为食品。她有另外足够的动机想吃这个果子(见下文),但她想至少要断定这个东西是否 “好作食品”。她的结论是是的。

可惜的是,女人完全是按照自己的眼光来回答这个问题的。她在这个东西能否作食物的问题上,并没有把 神说的话当成用来判断的依据或标准。如果她真的完全相信 神,她会得出一个简单的结论:这个东西不好做食物,因为它必定有损于她的生命。还有什么对身体的危害比死亡更大吗? 然而,由于她对 神的不信任,她就按照自己的眼见和经验断定这果子是否好做食物,并根据撒旦的话推断 神不让他们吃,是别有用心。

这里的关键词是“见”。  见,即观察并得出结论。人 “观察并得出结论那树的果子好做食物”。人在这里的判断,是一个完全理性的判断。这是理性主义的代表。当今世人一切靠自己的观察 (科学乃是这个观察的一部分)来权衡人的动机、理性、前途和幸福,其实都落在这个行为里。这里是人的理性主义的始祖,从起初就失败了。

-“也悅人的眼目。” 这是眼目的情欲。 这开始碰到人更深的实质。这里,强调的不是那个果子的美丽以及女人的审美观,而是女人自己心中的喜好。她喜欢,自己看着喜欢,并以此为导向。这是实质。

人发现那树上的果子悦目,是一个感性主义的判断。如果说理性至少可以使人对人外部的物质世界有个相对准确的判断的话 (尽管对那棵树上果子的判断最后证明是错误的,因为人忘了 神具体的命令),人的感性主义却更多是注目在人的自己上。看看这里发生在那人身上的,就知道这是人的感性主义的始祖,也从一开始就失败了,而且其失败更加深入到人里面的本质。

-“且是可喜愛的,能使人有智慧。” 这一句,原文如果直译的话,是 “那树使人有欲望要想得到智慧 (a tree to be desired to make one wise)。”因此这里的“可喜爱”是使人心生出欲望的意思,和前面的“悦人眼目”又有所不同。并且这里的欲望不是简单对事物的欲望,而是对智慧的欲望;而这个欲望之所以罪恶,并非是由于智慧本身邪恶,而是由于蛇的话所引入的背景和动机:即人想和 神一样。

想和 神一样就肯定是罪吗? 不是。亚当和女人所做的之所以是犯罪,不是因为他们想得到一样只有 神才拥有的东西 ( 神本意就是要让每个人能模仿他的性情,承受祂的生命),而是人特定地有欲望想得到一样 神明说了他们当时不能有的东西。亚当和女人乃 “视与神同等为抢夺的”(腓立比书 2:6)。  这是犯罪和堕落的本性。 这从撒旦到每一个罪人,没有一个例外。

人心里发出欲望要得智慧。这欲望是人文主义一切思想的出发点。看看这里发生在那人身上的,就知道这是人文主义的始祖,也从一开始就失败了,其失败不仅更加深入到人里面的本质,并且在背后隐藏着直接对 神的敌意。这是撒旦罪的毒针所扎的最深层次。

人于是死定了。

末后亚当的全然不同 (the last Adam in contrast to the first)

正为着这个缘故,耶稣基督要来到地上 (圣经新约),他以完全相反的身份和背景来( 他本有神的形像),存了完全相反的动机 (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的),做了完全不同的事 (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得了完全不同的结果 (所以,神將他升為至高,又賜給他那超乎萬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穌的名無不屈膝)。

他做这一切,乃是为着成全父神的旨意,那旨意其中包括来拯救我们这些因着悖逆落入罪和死亡中的人。感谢主。

人犯罪后 神的行政(God’s government after the fall of man)

「天起了涼風,耶和華 神在園中行走。那人和他妻子聽見神的聲音,就藏在園裡的樹木中,躲避耶和華  神的面。 耶和華  神呼喚那人,對他說:「你在那裡?」 他說:「我在園中聽見你的聲音,我就害怕;因為我赤身露體,我便藏了。」 创世纪 3:8-10.

亚当和女人犯罪后,因为马上知道自己是赤身露体,并为之感到羞耻,就自己拿无花果树的叶子编做裙子穿上。他们只是彼此遮羞。但当耶和华 神出现时,那人和女人马上发现他们在 神面前仍然是赤身露体的,便藏了。

人和神之间的关系,忽然之间发生了巨大变化。人见不得 神了。人见到 神就躲。甚至后来人见 神就恨。 这是何等的悲剧。

但是, 神的行政即刻就到,处罚先是临到蛇身上,又到女人身上,最后到那人(亚当)自己身上。

在这里,需要注意的最重要的两件事:

一是,神在这里对人的惩罚其实是对那已经犯罪的人的一个合理安排,此安排即按照犯罪后人的现实光景 (人生命的组织已产生本质变化 the constitution of man’s life has had a fundamental change),也按照 神最后要拯救人的计划。这里的处置,并不是人犯罪最直接的后果。那人和女人犯罪的最直接后果,即他们必定死,作为客观的事实已经开始发生了,而且必定是照着 神当初警告过的,并不需要 神另外再做处置。

二是,在 神的处置中,对那人,即首先的亚当,没有任何留有余地的承诺。法官已宣判,那人是死刑,肉身的死虽然会延缓发生,但并无将功折罪的机会。换言之,那人在自己里面是完全无望的。他没有靠自己赎回自己的可能性。并且 神既然已经宣判,就绝无反悔,也不会再对同案有第二次翻案的可能。

亚当死了,并且在自己里面再也没有可指望的。

然而, 神另外的拯救计划也在这里开始执行了。人的盼望,被隐藏在 神对蛇的处罚中。女人的后裔 (seed, 单数)要伤蛇的头 (败坏它)。注意这里,是女人的后裔,不是女人自己;是女人的后裔,不是男人的后裔;是单数的后裔(那后裔),不是众多后代。他就是将来要道成肉身,由童女出身的耶稣,他是基督,是人的救主。

耶和华 神在处置之后,为亚当和他妻子用皮子做衣服给他们穿。这个被用来取代他们自己用叶子做的裙子。单薄廉价的叶子,是人自己的行为,能遮拦什么!既不挡地上的寒冷,更不能在 神面前遮住人的羞耻。神给的遮盖,是皮子做的,是另一个生命以死为代价的。亚当所处的欠债的位置,由此表明。他唯一的希望在于另一位为他缘故所做的牺牲。那牺牲预表那位将来要为亚当的族类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

那人和他妻子被赶出了伊甸园。他和生命树之间的道路被隔绝了。

神并没有说谎。神说的是实话。 亚当和他的妻子吃了分辨善恶树上果子,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知道了善恶,从此他们将为自己一切的行为按照律法负责。我们都知道,从亚当开始的人类历史,反复在证明一件事,即照着律法为自己行为负责的人,都失败了,并无例外。

虽然,就着整个的人类历史中人的经验,这个失败将会是证据确凿,但为了彻底地向着罪人说明这个命题(该命题乃是罪人悔改,接受在耶稣基督里的救恩的前提),神将要专门使用一个民,即以色列,来正式地证明这个命题。那是 神日后在旧约时期的工作。

而 神的这个安排,是圣经旧约的一个基本目的。主啊,我今天来读旧约,让我看到这个基本出发点,好让我有可能进入你话的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