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纪第二十九章

雅各在巴旦亚兰,被 神预备中的生活和见证

雅各到了巴旦亚兰,他舅舅拉班所在的地方。那里被称为是“东方人之地”。此后的20年,是雅各在应许地之外努力生活的20年,是他在奸诈的舅舅拉班手下生活的20年。雅各过去对他哥哥以扫的奸诈,可以说在拉班手下足足地受了报应。

这期间,虽然雅各在属灵的身量上不如亚伯拉罕,也不如他父亲以撒,但是相比拉班来讲,雅各可以说做了20年的好人。虽说没有多少与 神同行和亲密交通的经历和见证,神的同在却没有离开过他,他没有否定主的名,在生活上可以说是对的起良心的,尤其为了他的家,他实在是鞠躬尽瘁、忍辱负重。

神用了这20年来预备他,让他有条件再回到应许之地。这是 神与雅各同在的目的,无论雅各如何,神都不会忘记。神是一位有目的的 神,不像那些人造的神,貌似慈悲,但只是按照人的意思为了人的目的而行事 (世人多喜欢这样所谓的神,岂不知他们所造的神与他们自己的欲望最后都要一起沉沦)。但是耶和华是那位行己意的唯一真 神,而凡在祂旨意中的人,也都因此蒙福。

这是记在29-31这三章中的雅各的故事。雅各到达巴旦亚兰地的当日,就奇妙地在井边遇到了拉结,他后来心爱的妻。这是爱他的 神奇妙的安排。但就在这件极蒙福的事上,也看到雅各属灵的身量之幼小,以及他与 神的关系上尚缺亲密和丰富。

神何等爱雅各!虽然雅各心里满了自我和他自己的事,并不像亚伯拉罕的老仆人那样先祷告 神,让 神安排一切,但是 神为雅各所预备的,并未照着雅各的小心眼来量,而是按照 神自己的胸怀和目标来量,让雅各蒙出乎预料的福。

有人或许会说,既然如此,何必要像老仆人那样祷告求 神的旨意呢,雅各不也照样蒙福吗? 岂不知,人若思如雅各,人即如雅各;人若思如以撒,人即如以撒。以撒表达的是基督的性情,雅各代表的是人的性情和 神的恩典。如果只看是否得了 神的帮助,以撒相亲利百加和雅各相亲拉结似乎类似;但如果要看是否在 神永远的旨意得了基督, 两者却有极大的区别。前者是在圣灵完全的智慧和旨意中,后者是在自己里面,只不过仅仅受恩典暗中庇护而已。这两种情景在生命的层次上有极大区别。这代表两种不同层次的属灵身量,和与 神的关系上不同的亲密和丰满程度。

并且,即使在可看得见的果效上,也有不同。雅各爱拉结,但由于他没有在祷告和答应中得到清楚的印证,他前面的路就不怎么清晰,他的脚也不很稳健,他心里的底气也不是那样的足,使得他在与拉班的关系上落在一种反复交涉的位置。如果这件事尽在圣灵的光照之下,有清楚的祷告、确切的答应,并明明显在雅各、拉结、还有拉班眼前,岂不会少了许多在含含糊糊中生出的纠纷。但这是一个一般性原则,不是对雅各的批评。雅各在 神面前,注定了要走雅各的路,这也都是 神在祂预先知道的智慧中所安排的。

雅各一到巴旦亚兰,就到了那口井那里,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并且紧跟着就在那里见到了拉结。

神并且安排一个机会,把雅各以最好的方式“介绍”给了拉结。雅各以为他是只身一人,没有做媒的老仆人,但 神在暗中帮他做媒。都说恋爱中的男人最幸福的就是能在所爱的人面前表现自己的能力和品德。我们最好不要随便论断说这是肤浅的表现。这是 神赐给人的本能。神就这样赐给了雅各一个得以亲近拉结机会。

雅各到井边。那里已经聚了三家的羊群,但牧羊人都还不把石头转离井口饮羊。有读经的人说那是因为石头太大,这些牧羊人都挪不动。实际上更可能是因为这些本分的牧羊人都遵从本地的习俗,不私自抢先,而是要等到所有羊群都齐了才把石头转离井口饮羊。否则那石头要是连一群牧羊人都转不动,雅各岂能自己一人转得动。

雅各并从他们口中打听到他舅舅家的光景,又听到这些牧羊人说“看哪,他女儿拉结领着羊过来了。”

让我们暂且从雅各身上转到这些牧羊人身上。这些好客又谦卑的牧羊人是成全美事的器皿。这是雅各的时刻,不是牧羊人的时刻。因此他们不抢夺也不扰乱,只是友善帮衬。多少时候,我们由于满了自己而坏了别人的好事呢,尤其是当那件好事本来是只给一个特定的别人的,如果不得成全即全然浪费,我们也不从中受益。做一个多多成全别人的牧羊人。这也是 神的旨意。

回到正题。他们正说话之间,拉结就领着她父亲的羊群到了。后来我们知道拉结生的美貌俊秀,雅各深爱她。但在雅各初次见到拉结这一幕里,圣经并没有描写在雅各眼中的拉结长的什么样,品行又如何,也没有描述雅各对拉结的感觉,是一见钟情,还是别的。我们只看到他一见到拉结,马上就上前把石头转离井口,饮他舅舅拉班的羊。雅各然后才道出自己身份,两人相认,雅各就放声而哭。这是一个独特的行动顺序,因为照情理来讲,既然雅各已经知道是他舅舅的女儿,应该是先相认,再帮忙。但这就是雅各。有人说雅各就是这样,心眼多。但雅各是一个被降卑的雅各。他给拉结献殷勤,实际是他在殷勤而又谦卑地接受 神给他的帮助。神赐给他机会,他就谦卑又殷勤地去做。

然而与以撒相比,雅各正处在一个荒凉低落的光景。对照当初亚伯拉罕的仆人见到利百加的情景。那里,都是老仆人在祷告中特意安排的“考试”中,以老仆人智慧又忠实的眼在检查利百加言行。在那里,以撒不用主动作什么来争取利百加。以撒的“荐书”乃是他的身份(即他是谁)和他的丰富(老仆人所带的礼物和亚伯拉罕家中的产业)。基督正是如此。这是基督的身位。他已经为我们做了一切。任何的迟缓和不明显,都是圣灵在为我们安排通过考试的机会,好让我们可以配得上基督的爱和丰盛。愿主禁阻我们因着愚昧而在老仆人(圣灵)面前粗鲁失礼,以至在基督台前蒙羞。蒙福的利百加,她在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被考核的情况下,真实地显明了自己的价值和她与以撒的匹配。这是教会在基督里的福气。

那天在雅各这里却不同。他所站的位置,却是需要来证明自己,为自己争取一个媳妇。这是雅各真实的经历,这也是每个基督徒在地上真实的经历。拉结本是 神命定给雅各的妻,但从雅各的经历上,他却必须努力争取她来。不只是要争取她的心来(其实拉结是情愿的),而是要争取她的自由来。她的身价不属于她自己,是由她父亲拉班所定的。雅各服侍拉班20年,才得了拉结的自由。他所作的,是真心情愿的(尤其在开始时,在拉班还显得比较讲理,还没有出尔反尔、变本加厉时),是忠实的,必要的。但此后雅各才知道,其实是他的 神让他和他的全家得了自由。若不是 神一再在暗中奇妙的安排,单凭雅各的聪明和努力,无论何等地真诚和竭力,也都是无用的。

利亚和拉结,地上见证的两方面

我们每个蒙恩得救的人,都是雅各。雅各说的就是我们的故事。雅各娶妻,代表着我们每个人在地上的见证。见证,是我们想要的,想建立的,犹如雅各欲娶妻生子一样(这是寓意,不是说我们在地上的见证就是自己成家立业)。但我们很快就会发现见证的建立是一个与拉班交涉的过程。

拉班代表这地和地上的环境,虽不是我们的仇敌,但却是吝啬小气的。我们以为我们自己小气,但面对拉班时才发现这地比我们自己还要小气。我们需要付出的代价,结果比我们原来料想的还大,并且先得的那份见证并非我们所深爱的拉结,却是利亚。利亚既然为妻,即是合法的见证,但我们的心并不能完全满足,因此继续为了更美好的见证而努力。

同时,原本利亚和拉结这两个见证应该亲如姊妹,但实际上她们却相互存了嫉妒之心。这是说出这两种不同类型的见证,虽不是 (也不应该是)在根本上水火不容,但在实际生活上却很难和平相处。或许利亚代表我们在工作职业上的见证,而拉结却代表在弟兄姊妹中、教会中的见证。或许在更深的意义上,利亚就是我们在外面一切工作事奉上的见证,而拉结却是内心里,生命里与基督同死同活的见证。无论如何,这是一个基督徒在地上生活的现实,好像在我们的生活中有几种不同类型的见证,虽然都合法,但却相互矛盾。

但要喜乐!神必成全雅各。并且,时候将到,神会提醒雅各,雅各也不会忘记,他不能一直在拉班那里不得自由,而是要回到应许之地。

另一方面,达秘(Darby) 弟兄认为在预表上拉结代表犹太人,她是 神的初爱但却在地上没有归于 神(指在新约恩典的救恩时代,犹太人作为整体并没有属于基督),然而最终仍是被 神得着(以色列是 祂所爱的);利亚则代表外邦人,生得并不美貌俊秀,但先蒙了恩典并且是成了生养众多的母亲 (我们这些外邦人,不可骄傲,需要在谦卑中记住使徒保罗在罗马书 11:23-24的提醒)。在预表上,拉结实在能代表犹太人。拉结生了约瑟,他是旧约中对那位被犹太人弃绝而受难但却在外邦人中得荣耀的基督美好的代表。拉结最后又生了便雅悯,他代表着作王的基督,他是他母亲的忧苦,却是他父亲的右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