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纪第二十八章

离家飘流的雅各

由于畏惧以扫会报复,利百加设计以娶亲为借口让以撒打发雅各离家到巴旦亚兰他舅舅那里去。但谁想到雅各这一去就是二十年漂流家外,更重要的是离开了应许之地。

雅各匆匆上路,单身一人,连个随从也没有,名义是娶亲的新郎,实为逃命落魄之人。这就是承接了 神的祝福,要得应许之地的那个雅各吗?

对照当初以撒娶亲的情景!那是何等美好。老仆人带着礼物前去,觅得(实际是迎接,因为凡事都已由圣灵安排好)利百加为新妇,即在平安和祝福中一同回来,与尊贵从容但同时也在盼望中等待在田中的以撒相遇。何等蒙福和荣耀。

而雅各却进入了一个相反的图画。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实际也正是如此。一个在基督里,一个在世界里。

但是即得了应许,他就在 神的计划之中。无论他到何地,无论他如何如虫在地上爬行,如何为了自己利益继续拼命争取,耶和华雅各的 神从不离开他,一直在保佑他,为他的前途,以色列的前途,地上万族的前途,在安排他的脚步。

这一章从28:10到末了28:22详细记载了雅各首次遇到 神。这是一个奇妙的经历。

“雅各出了別是巴,向哈蘭走去; 到了一個地方,因為太陽落了,就在那裡住宿,便拾起那地方的一塊石頭枕在頭下,在那裡躺臥睡了, 夢見一個梯子立在地上,梯子的頭頂著天,有神的使者在梯子上,上去下來。”

雅各是个逃亡的人。他是在家里安闲惯了的人。他不像以扫那样成天在田野里打猎经风霜。那天他孤身一人在旷野,离家出逃,一块石头为枕而睡。不知他是否开始后悔自己争了这份祝福,因此才落到了这个地步。

然而就当他奔跑的步子停下来,倒下去把自己暂时脱离开这世界的奔波时,神在梦中向他显现。

神向亚伯拉罕多次显现,每次都是直接在亚伯拉罕醒着时显现的,并且他们交通如友!后来向着以撒的显现也是直接显现的。但对雅各,却是在梦中出现。神即如此,是 神的智慧,我们无法猜度。但那有一点是确定的: 就着个人属灵生命的身量来说,雅各和亚伯拉罕是无法相比的。

亚伯拉罕是一个一开始就蒙召清楚看见异象的人,他行走在地上,但却因信等候一座有根基的城而过属天生活 (希伯来书 11:8-10)。从他和 神的往来和对话中,显出的是一个属天人的性情,不仅明白 神的心意,并且可以超越自己、为着自己之外更大更高更远的事祈求 神,并为别的人代求。

亚伯拉罕行走在地上,但他是与 神同行;雅各却是流浪在地上,而且是孤身奔波,虽然 神从来没有离开他,但他却不是在 神同行 (“有 神同行“,和 “与 神同行”,有着极大的区别)。在雅各身上,神的工作只能从他倒下去后,睡了(其实就是死了一般),完全在地上的最低点,才开始。

雅各不能在完全的启示中与 神交通,因此 神就在梦中向他显现。这不是因为 神的工作从亚伯拉罕到雅各倒退了。 虽是同一个应许、同一个目标,神在雅各身上所作的是一个不同的工作。每个信心之子都得益于信心之父亚伯拉罕,但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是雅各。在我们所蒙的恩召上,我们取的是亚伯拉罕的位置;但在我们的生活和生命经历上,神的工作是在雅各身上开始的。

就在这虫身上,神要完成祂变化的工作。神的恩典和爱,何其阔长高深!

神对雅各更新应许

耶和华由亚伯拉罕给地上万族的祝福,在创世纪中被重复共五次,都是为了确保这个应许的传承。其中三次是 神亲口讲给亚伯拉罕的(创 12:3;18:18;22:18),第四次是 神亲口讲给以撒的(创 26:4),第五次是 神在梦中讲给雅各的 (创 28:14)。神讲给亚伯拉罕的前两次,说那祝福 “都由你”而来,但第三次就具体说那祝福 “由你的后裔”而来,其中有连贯性和发展性,因为第三次是前两次更加具体的确定。并且当这个应许被传到以撒时,仍是 “由你的后裔”而来,保持一致。

神给雅各的应许仍然保持这个 “由你后裔”的一致性,但却同时又提到雅各自己,说 “由你和你的后裔”。

在 神的应许中, “由你的后裔”这一点是一贯一致的,从亚伯拉罕到以撒又到雅各;但在给雅各的话中同时也强调了 “由你”,即由雅各自己。这是特指以色列而言。

这不是一个无关紧要的细节,因为从那时起(即给雅各梦中的应许起),直到主耶稣(那后裔)降生于世,神的手以及 神的心,都是在以色列身上。整个旧约从这里开始也都是有关以色列的事,因为地上万族的福都要由以色列而来,因为救主弥赛亚要从以色列出来,不仅从肉身来讲是如此(因为耶稣要诞生于犹太人家),同时从预表(prophetic type) 和寓表 (figurative type) 上讲也都是这样。

因此在雅各身上,一方面 神给地上万族的祝福(即在基督里的救恩)被藏在里面,另一方面 神对祂在地上的选民以色列的心意要开始展开。

以色列不仅仅是一个用来写旧约历史并由此引进新约救恩的器皿而已。耶和华不会忘记他在地上的选民。时候将到,弥赛亚再来时,雅各全家都要得救。那时地上万族都要感谢赞美 神,也会记得雅各,因为救恩是“由他和他的后裔”来临的。

在给雅各的应许中,神还加了一个“后缀”: “我也與你同在。你無論往那裡去,我必保佑你,領你歸回這地,總不離棄你,直到我成全了向你所應許的。”(创 28:15)。

这是何等样的保障和安慰!要知道雅各当时是正在逃离应许之地的路上。但 神明说要领他归回,总不离弃他。在 神这句话中,雅各得了应许的保障和其中的利益,以后地上万族也都得了好处。即使雅各在日里曾后悔当初争得应许以至落难的话,这时的雅各,在梦里醒来已非同昨日,而是一个新人。

同时,在 神给雅各的这些承诺的话中,也间接看到雅各里面被 神肯定的一个品质: 在 神的话中,有一个不言而喻的前提,即雅各是一定要回到应许之地的,并且这“归回”被 神确定为是在雅各心里自己一定想要的,而不是 神所要求的。换言之,神没有给雅各说,“你一定要听我话,将来一定要努力回到应许之地,那样我就保佑你。”不是的。神说“我必保佑你,领你归回这地”。这句话不仅仅是一个应许;这里看到 神眼中的雅各,也稍稍看到 神为什么会拣选像雅各这样的人。

神的拣选,虽然不需要说服人的理由,但事实却一再证明 神的拣选总是有道理,有智慧的。神知道雅各,他虽然这般地不好,如此“小人”,但他心里却有一样宝贵的东西: 他就是那位至死也不会忘了应许之地的人。他心中有个珍藏的目标;他的心,虽然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和耶和华 神的目的和 神的心相连的。

这就是雅各。这也是每个蒙恩的人。多少的软弱!但岂不知你心里和世人却不一样。在你的“基因”里,血液里,骨头里,有一样东西,世人没有:即你心中向往 神的家,向往锡安,连你自己都不一定清楚知道你有那个基因, 神却知道,否则祂不会向你那样说话。

雅各醒来,以他当时的条件和生命的度量,诚实回应爱他的 神。“雅各清早起來,把所枕的石頭立作柱子,澆油在上面。”他无法像亚伯拉罕那样筑坛作为敬拜的永远记号。他只能用一块石头做一个柱子,那石头是他入睡前在地上捡的,也不是他的。但他曾枕此石入睡,并在梦中遇到了 神,这石头便是 神向他显现的见证。他浇油在石头上。油是出逃时他母亲利百加给他带的。也许是他当时身上最宝贵的东西,于是他就以此为牺牲,对 神表达了心意。

雅各向 神许了愿。「神若與我同在,在我所行的路上保佑我,又給我食物吃,衣服穿,   使我平平安安的回到我父親的家,我就必以耶和華為我的神。 我所立為柱子的石頭也必作神的殿;凡你所賜給我的,我必將十分之一獻給你。」(创 28:20-22)。

这是一个“小气”的愿,自我中心,小信。但耶和华 神悦纳雅各所许的愿。这是他当时的生命光景下和环境中最真心诚实的愿。雅各也许诡诈和小气,但在那个清晨他向着 神没有说谎。

神绝不失信,即使以色列失信也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