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纪第二十五章

亚伯拉罕离世

亚伯拉罕在地上的日子即将满足,他“将一切所有的都给了以撒”,但他却把“财物分给了他庶出的众子”。 这好像有些奇怪。如果把所有的都给了以撒,还能有什么再给其他人呢?为什么不说“把财物分给了他庶出的众子后,将其他一切所有都给了以撒”呢?这样岂不至少更加符合逻辑?

但是圣灵总是这样的细腻而准确。“亚伯拉罕一切所有的”乃是关乎于 神的应许,一方面是迦南地以及未来 神在地上的选民以色列的前途;另一方面是“那种”即弥赛亚,以及地上万族万民在永世的前途。这就是亚伯拉罕的一切。亚伯拉罕明白 神的心意。他将这一切都给了应许之子以撒。这是一个前提纲领,不是一个后补的决策。而亚伯拉罕在地上挣来的财物,是他身外之物,是一个不同范畴的祝福,他都给了他庶出的众子。

亚伯拉罕死后埋在应许之地。那时他还没有得到应许之地,只是在当地买了一块地。若不是在信心中看到这地将按照 神的应许成为他的归属之地,他岂能愿意客死他乡,葬在他人之地呢,他岂不情愿落叶归根,被带回他原来的家乡呢?

以撒承受应许

亚伯拉罕死了以后,神赐福给他的儿子以撒。以撒住在“生命之泉”(庇耳拉海萊)傍边。就着预表来说,以撒是一个天上人,他是父亲在应许里的独生儿子,又是复活的儿子。他有一个单独特定的位置,而他的儿子雅各才是一个属地的虫,但却蒙了 神的恩典而成为以色列的父,是以色列民在地上历史的正式开始。以撒不是。以撒是属天的。

然而就着个人经历来讲,以撒和他父亲亚伯拉罕一样软弱。但他们都在恩典中被建立,成为信心的落实。

创世纪从这里开始很快就要转入雅各和以色列,在以撒身上并不停留很多(事实上只有26章里记载以撒本人的生活行走,其它地方提到以撒都是由于和他的儿子以扫和雅各相关才提及),并且在提到以撒生活之前,先提到他生子的事,因为就着 神的永远旨意的预表来讲,以撒已经是一个完全的见证,而就着 神的工作来讲,祂将以雅各开头,引入以色列。

雅各蒙拣选

神从雅各拣选了祂在地上的子民,以色列。那在亚伯拉罕身上开始,又由以撒承接的应许,其原则和现实,都要在雅各身上并他的子孙身上全幅展开。

这里 (创 25:19),从以撒所预表的属天的事上,转移到 神在祂属地的子民犹太人的事上。又是从一个不生育的女人开始 —— 因为一切都必须从 神的恩典和大能开始,即使是 神在地上的具体工作也是如此。

然而这一次和上一次不同。

雅各的出生和以撒的出生有极大不同。以撒是一个属天的应许。他的出生有一种完全独特的绝对性,这地上从没有第二个人的出生像以撒那样。他的出生,是 神事先应许的,但同时 神却不顾亚伯拉罕多年的盼望和祈求而一直没有让此应许兑现,直到亚伯拉罕和他妻子撒拉到了一个从肉身来讲完全不可能生育、也完全绝望的地步,才把以撒赐给他们,表明以撒和属血气的、属地的毫无关联。

同时,以撒就是以撒,他出生时只他一人,再没有第二个孪生兄弟和他相争。

雅各不同。一方面雅各的出生虽然也是由祷告来的,但这只是表明 神开始工作的一个原则。虽然 神早已命定以撒要生雅各,但 神在等待以撒。以撒四十岁娶了利百加,结果到他快六十岁时利百加还没有生育。直到这时,他才向耶和华祈求。

他求,是为了利百加求 (创 25:21)。所以在以撒和利百加的心中,他们面临的问题是利百加是否生育的问题(即是关乎神的具体工作以及我们在地上的生活和祝福的问题),不像亚伯拉罕和撒拉,他们当时面临的问题是 神的应许(儿子)是否兑现的问题 (即是关乎 神永远旨意的问题)。这是两类不同性质的问题。到底是哪一种,取决于 神自己的心意,不取决有当事人的主观态度。可惜我们在生活和侍奉中,常常把这两种不同的问题混起来。

以撒一开始祈求,神就答应了他的祈求。符合 神心意的祈求,神是何等愿意答应。我们的 神从不摆架子、卖关子。祂若迟延或不答应我们的祷告,一定有一个正确的道理。我们要信得过我们的 神。

利百加所生的,不是一个,而是两个儿子。这是地上事的原则。总是一个属灵和属血气的混杂,但总需要分别。然而这里谁属灵(雅各)谁属血气(以扫)不是以人本来的性情为准,而是以 神的拣选为准(罗马书 9:10-13)。正如經上所記:雅各是我所愛的;以掃是我所惡的, 在双子尚未出母腹之前就是如此。

在雅各的天性里,几乎没有一样是让人喜欢的。他的名字就是“篡夺者(supplanter)”,他从还未出生就拼命抓取。然而在他的直觉里,他却意识到 神的祝福和礼物是一件最有价值的事。“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箴言这句话竟然在雅各身上可以一直追溯到最基本的开端,到达一种“除了在直觉里的那一点点敬畏,其它任何智慧的影子都没有”这样一个贫瘠的地步。但这就是 神做事的原则,好让人没有任何借口可以靠自己夸耀。这是“人的尽头是 神的开头”的另一种表现方式。摩西表明人天然的生命往前走到了尽头时 神的工作才可以开始;而雅各却表明人天然的生命被反向减少到了最基本的开端(也是一个尽头)时,才清楚显明 神的作为。

神真是全能全智的 神,祂的大能和大爱从头到末覆盖我们,人还有什么可以夸口的呢!

相反,以扫却是一个相当大方又有天然魅力的人。这是他的天性,然而在他里面却没有“一盏灯”发出一点亮光照亮他的心,让他明白一点属灵的事。他藐视 神的礼物和祝福。更严格说,他并非完全不想要 神的祝福(实际上他后来发现自己失去后即放声大哭),只是他的行为是完全按照他眼前的利益为准的,而他眼前的利益最重要的即他肉体的舒适和感觉。他侍奉他自己的肚腹。他对事物价值的判断完全是以自己为出发点的。这还不简单是平常人所说的“自私”。不是的,以扫是可以很慷慨的,所以按照人的标准他未必是个自私的人。但他无论慷慨还是自私,他的价值体系是以自己为中心的。(现今整个世界都在全力推广并倡导的,不正是以扫的价值体系吗?)

在人眼中的“潇洒”和“自然”,在 神眼中却是污秽的亵渎。

以扫就是以扫,是他自己,他是该隐的子孙,已被 神弃绝。而雅各是一条虫,但却蒙了 神的拣选。一个是沉沦的罪人(以扫),一个是蒙恩的罪人(雅各)。 雅各不是“因为他好而得救”,更不是“因为他不好而得救”,而是“尽管他不好却仍然得救”,好让我们对 神的拣选没有怀疑,错以为 神是按照某种行为标准拣选的。如果得救的那个是以扫,就会给我们留下一个疑问,总会担心我是否至少要“比较好”才可以得救。但感谢 神,得救的是原本最不好的那个,好表明“因信称义”的原则。

但是, 这并不意味着今天一个人行为越不好越容易得救。愿 神禁阻这种颠倒的思想(perverted thought)。罗马书 6:1-2 就是如此的提醒。愿圣灵让我们领会 神在雅各身上表明的心意!恩典是如此的珍贵,约束一个明白 神恩典之人的心和行为,而不至于颠倒和滥用。

雅各羡慕长子的名分,但却使用了拙劣的手段获取。他的确舍了一点属地的东西来换取 (那点汤,何等可怜的一点牺牲,但对于以扫已经足够了)。这就是雅各故事的开始。

首先要确认一件事:雅各得了父亲祝福的实际,并非由于 神放任他用不合理的手段夺取一个本来不属于他的东西;不是。而是:尽管他使用了一个拙劣的手段得了一样本来 神就已经预备要给他的东西,但 神没有因此反悔祂的拣选。这是恩典。这也是 神的智慧。这是 神不后悔的拣选。

然而 神既拣选就要作工,雅各将有一个很长的故事,一个毛毛虫脱变的故事(随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