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纪第二十四章

以撒娶妻

这世上婚姻,有多种情景:机、会、缘、分(份)、命、运。 “机”乃人出于人自己生活需要的动机而结合; “会”乃人出于会心好感而结合; “缘”是一个祝福,人却不明真相,不知道或不承认背后的赐福者;“分”乃福份, 神的祝福 (portion of blessing);“命”乃神的命定,是一个特定的祝福,不是一般意义上对个人的祝福; “运” 乃 神的计划运作,是与祂永远的旨意相关的一个命定。

世上之人,常常随机;若有会心就算是有情的婚姻。缘是人之所求,但并不多有。

然而,属神的人却都知道他们的婚事是他们的福分,其起点已超过世人最美爱情。更有少数 神的儿女,他们不仅知道他们的婚姻是所蒙的福分, 并且知道在基督里是命定的,为要表明基督对教会的爱。

但是这全地上自从有人一来,只有少数几个婚姻被 神运作,是和 神永远的旨意直接相关的。这些婚姻都被圣灵记在圣经里。

以撒和利百加的婚姻就是自亚当夏娃以来第一个这样的婚姻。

在以撒之前,这地上曾有无数男女结婚成家。仅从洪水之后到以撒,也已经四百多年了,其间有多少人成家!但 神的眼目却从来没有关注地上的一个婚事像关注以撒的这样。人间也许有许多动人的爱情故事,但却没有一个比以撒的婚事更重要,因为这个婚事不仅关乎 神在地上的以色列以及后来救主耶稣的出生,也预表着宇宙最大的奥秘,即基督和他的新妇,天地万有的大结局。

圣经中人的故事,是从一对配偶亚当夏娃开始的,而最后天地万物的大结局,在基督里,也是以一个婚礼为结尾的 (启示录 19:7-9;21:2; 21:9;22:17)。 这件事在 神的计划中是一个极大的奥秘。当 神从亚伯拉罕开始在地上展开救恩工作时,虽然以雅各开始的以色列是 神在地上工作的核心,但是在雅各之前,神用以撒和利百加的婚事预表了这个在基督里的极大奥秘。

虽然在一般的意义上,所有婚姻都有(或者应该有)本来 神所赋予的意义并蒙神祝福,但以撒和利百加的婚事,却是特别被 神用来预表基督和教会的。看到这个预表的人,一定会同意:以撒和利百加的婚事,不仅是千万人中最重要的,也是最美丽的。

父的心意 – 首先,以撒的婚事,是起意于他的父亲亚伯拉罕,并且是亚伯拉罕为他儿子安排的。不是以撒自己的主意。以撒没有到父亲那里说,父啊,我需要一个妻子,请你给我安排;更没有自己跑到外面,随己意娶个女子回家来。

这里说的事情,不是一个简单的婚娶,也不是社会习俗,不是家庭传统,更不是道德规范。求 神把我自己的小小的所谓“个人观点“ 放到一边(如自由恋爱与父母指定各自的利弊等),来看 神眼中的一件大事。常常我的想法是何等幼稚和无知,并且贱如地上尘土。求主让我看见 神心中那件宝贵的事。

当初是耶和华 神看亚当独居不好,就为他造了女人。并非亚当自己的主意。 这一切都预表着 神的儿子和他的新妇(即教会)的联合。一切都出自父的心意。父神心中只有祂的独生爱子。而子从不强加自己的意思,完全信赖父的美意。

这是天上的完全景象,现今如此美丽的显现在亚伯拉罕和儿子以撒身上。求主赐给一个属灵的眼光。 有人若坚持自己的“婚姻观”,那就坚持吧,但愿不要因此让自己的眼睛遮上,看不见这全宇宙最大、最高、最美丽的结合,即基督和他新妇的结合 (注:父与子的合一是 神位格里的事,不是一个 神旨意中要完成的事,所以另当别论)。

圣灵 – 其次,亚伯拉罕派了自己最年老最信得过的仆人,去完成他儿子的婚事。老仆人的信实和智慧在这段故事中引人注目。他是圣灵的一个美好预表。

主耶稣升天之后,父神就派了圣灵来到地上,教导和引导信主的人。基督徒中有一种非常普遍的对圣灵的误解,好像圣灵就只是在每个基督徒中的内助,帮助我们做一个更好的基督徒而已;甚至有人以为圣灵就像一个大天使,来到地上看护保佑我们在地上过好日子。不是的。圣灵被父神派来到地上只有一个任务,即寻找、劝说并预备基督的新妇(即教会 — 不是那些去教会的个人,更不是可见的教会外表的组织和建筑,而是属灵的那个教会的生命整体),好让她预备好去见她的新郎。

圣灵是最忠实的。祂将祂所有的心思和能量都靠祂完全的智慧和能力集中在这一使命上。圣灵对我们的关切、教导、引导和保护,无论多么细致,绝不会和祂的这个使命有悖。我们要是知道一点点圣灵是何等地专注、细致、有智慧,我们就会更加地感谢 神,为着 神奇妙的工作赞美 神。

以撒必须留在应许之地 – 亚伯拉罕定意要到他儿子以撒娶一个他原来本地本族父家的女子。亚伯拉罕离开老家到迦南已经六十多年了,圣经中没有提到他曾回去过那里。但他不愿以撒娶一个迦南女子。不要以为亚伯拉罕是思念故乡、或是思想不开化。这是人的思 想。神的意念和人的意念不同。

神不许可应许之子以撒和当地迦南的女子通婚。这绝不是一个婚姻习俗的问题。这是一个生命的原则。无论我有什么不解,但当我看到里里外外都那么美丽的利百加出现时,就马上全心同意、并称赞 神的旨意。利百加不仅仅是个出众的女子,更重要的是,她就是在生命里 神为以撒预备的妻子,因此她才听到了以撒就说愿意,情愿把自己完全交托给以撒(暂时由老仆人带领)。她只能是、也必须是父家的女子。她的情感和生命和以撒是相通的。从听到以撒的名字那一刻起,她的心里就知道。

仆人因此就设问:”倘若女子不肯跟我到这地方来,我必须将你的儿子带回你原出之地吗?“ (24:5)  亚伯拉罕清楚回答,即使女子不愿意来,以撒也不可回到原地。亚伯拉罕绝不是因为他认为儿子既然是这里出生的,现在已经习惯这里,所以最好不要离开这里。他清楚知道他为什么来到了应许之地,并且明白以撒在 神给他的那个将来要让地上万国万民得福的应许中是何等关键。 以撒娶妻是完成那个应许的一步,不是一个终极目标。如果为了娶妻而离开了应许,那就弃绝了 神当初的呼召。亚伯拉罕的心何等清楚 神的旨意和他以及以撒在地上的目的。

求主使我永不忘记祂神圣的呼召,不把祂的任何祝福当成人生目标却反倒背弃了 神的呼召。

我们常说主要回来迎娶他的新妇,但却忘了主不是回到这地上来娶妻定居的。他是要迎接他的新妇到天家去!如果女子不愿去天家 (愿主禁阻这个假设!),他也不会离弃天家来到地上的,因为那不符合父神的旨意。主第一次来到地上,忍受这地上一切的羞辱,是为着拯救我们离开罪的监牢。主一心要他的教会到天家与他同住,这地必不会成为他的家。

利百加的品质 – 圣经用一句话描述利百加的外表,说她 “容貌极其俊美”, 再无别的言语。女子外貌的俊美,她的良人可以细品,但是在人眼中是一件显而易见的事。这里整个的故事,却是集中在描绘利百加的美德,即她里面的美丽,以及 神在她身上命定的安排。

利百加是个贞洁女子。从她独自出来打水、并她判断、言语上看,她已经是一个长大成熟的女子。但她仍然是处女,未曾有人亲近她。她是一个珍惜自己也被家人珍惜的女子。贞洁是女人最高的品质。女人贞洁,不是因为她是丈夫的财产,而是因为她按照命定是丈夫的独有,是他的妻,为着表达教会对主的忠贞。

利百加是一个何等贤淑的女子!她那日在井边和亚伯拉罕仆人的对话和所行的,在 神的眼里是如此美丽,以至于圣灵在这一段的故事中连续重复三次!先是仆人在给耶和华的祷告中所求他希望发生的;然后就是利百加真如仆人祷告的那样,出现并真实所行的;最后又是仆人向着利百加家人所重复相告的。

何等美丽!这是小到每个爱主的人,大到整个基督的教会,所该有的经历:祷告中的应许;实际的所行;成就的见证,三样成为一。有这三样并合一的人,是完全人。

在这个短短的大概半个时辰左右的时间中发生的事,透过利百加所表明的女子的美丽 (在基督眼中教会的美丽),超过世上千万卷书籍、千万幅图画。利百加的善良、天真、无邪、灵巧、机智、勇敢、坚贞、贤惠,尽显其中。

利百加的家境 – 女子说:“我是密迦与拿鹤之子彼土利的女儿”(24:24)。 利百加一句简短的自我介绍,用自己三个亲人来定义自己。那时的人,大凡自我介绍的时候,都要提到家中一个亲属作为辨别的标志。一般都是只提到父亲,有时也会提到父亲的父亲,但较少提到自己母亲或祖母的。可以想象利百加对密迦的尊重。也许密迦(利百加的祖母)是在当地倍受人尊敬的一位女子。若是如此,利百加的美德必定和密迦这样一位祖母有关。

又说:“我家里足有粮草,也有住宿的地方。”(24:25)。首先,利百加的家明显是个富足的家。耶和华祝福这家。在物质上家道丰富,是行善的保障;在生命里丰富,是爱的保障。感谢主,利百加的家,不是那种富足而吝啬之人,也不是贫穷而无力之人。

但是这里,更让人稀奇的事,乃是利百加一个未嫁的闺女,竟然讲话犹如家中可做主的成人。从利百加的成熟程度,可以知道她不是小孩子随便讲话,讲错了只遭受纠正,并没有自己信誉。她一定知道她所说的是有把握的。这一定是她家的家道。她说的话也是算数的。她父母真是好父母,养出利百加这样的好女儿,贤淑却不拘谨,热情却不放肆。

这是我们这些基督徒家庭该学的。常见两种不同的错误倾向:或是属世而放任;或是想属灵却拘泥于人为的规条。这都是家道不丰盛的缘故 (指生命里属灵的家道而言)。前者是毫无属灵的价值观,生命贫穷如世人,随波逐流;后者则是不支取在主里面生命的丰富,靠自己拼命攫取,因此反而落得贫穷,养出子女自然也是抠门小气,无法给人带去祝福。

求主让我看到祂的丰富,羡慕那些在生命里家道丰富并养育出敬虔后代的弟兄姊妹们(他们多不是世人眼里那种财主)。

新妇的旷野之旅 – 利百加说“我去。”(24:58)。所有这些里面,最让人稀奇的都超不过利百加放下一切,毅然跟随亚伯拉罕的仆人穿越旷野去嫁给以撒的决定。她从未见过以撒!她也不是在老家无法度日(她生长在一个家境很好的家庭)。但她听到了仆人的话说到以撒和他的家,就知道那是她的归宿,是她将来的家。仆人给她的礼物,就是她未来丈夫给她的信物。

基督复活升天,掳掠仇敌,去时把诸般的丰富作为礼物留给他的教会,一是为着他的教会成为富足,满足她在地上暂居时的所需,二是作为信物,让她知道她所许配的丈夫是何等尊贵的万王之王。

然而今天在地上的许多基督徒和所谓的基督徒团体,却把基督所赐的礼物作为自己的夸耀,甚至也有把主赐的珍宝拿到属世的“当铺”廉价当了换成钱财,作为自己在地上福利的。愿属主的人逃离这种不检点、不贞洁的败坏。 我们如何能够想象利百加在拿到亚伯拉罕仆人所送的礼物后,作为眼前利益自己占有,却看不到那在远处她已许配的丈夫,从而不愿踏上旷野之旅,只想留在原地生活,并且以为可以靠着这些礼物给自己增加额外的光彩!那样的话,那利百加是个什么样的女子呢?

若不靠着主的怜悯,我就是这样的人。主啊,若我在这点上 有任何一点有辱你名的动机和行为,求主赦免我,纠正我,让我悔改。

旷野之旅。原初的决心将受到何等的考验!如果利百加所做的决定是一时冲动的话,她不可能经受得住旷野的考验。这是主回来前教会在地上的旅程。唯有心中看见了她未来丈夫的女子,才可经过旷野而不回头。

联合 Union

利百加在走完旷野之旅, 来到以撒所住之地,举目看见以撒的那一幕,是这人间最美丽的一幕。那一幕所代表的,是主的教会行完地上旅程在空中与主相遇时那一幕的预表。那是万有都等候看到的一幕。

以撒举目,见驼队来了 (24:63)。中文圣经翻成“见来了些骆驼”不太贴切原意,容易给人造成错觉好像以撒只是看见了一些骆驼,别的什么都不知道。以撒在等待利百加的到来。他知道驼队来了,他的新妇就来了。这驼队是利百加的辎重。我们在地上,的确有许多的辎重,虽不是罪的缠累,而是地上生活必须的,但却常把我们埋在其中。以撒的肉眼只看见驼队,但他的心却看见新妇。

然而“利百加举目,看见以撒”(24:64)。在利百加的眼中看到的,以撒就是以撒自己,没有别的。他是那样的清晰。在她还没有完全确认他就是以撒她未来的丈夫之前,她急忙先下了骆驼。她不愿意在她的丈夫面前有任何失礼,连一点这样的风险也不愿冒。 当她从仆人那里确认她看到的就是以撒后,利百加就拿帕子蒙上脸。新妇即将见到新郎了。她要她的新郎亲手揭去蒙在她脸上的帕子,与他面对面,是莫大奥秘的开启。

以撒娶了利百加,并且爱她(24:67)这是 神眼中婚姻的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