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纪第二十二章

第22、23 、24这三章密切关联,是有关以撒的。在这之前,中心在亚伯拉罕身上。现在开始转向以撒。在这之后从25章起,中心将要从以撒转移到他儿子雅各身上。严格讲雅各才是地上以色列全家的正式开始。 以色列也因雅各得名。而眼前22-24这三章,是集中在以撒身上。

这里有一件值得让人默想的事: 神既然拣选了亚伯拉罕,为什么没有从他开始,就把他的所有后裔当成以色列人? 以色列人作为一个民族并不是原本就存在而后来被 神拣选的,而是 神先拣选了特定的人,然后才让所拣选的人成为以色列。这是以色列和地上任何一个民族都不同的一个特点。因此,以色列从哪里开始,完全是 神的决定。神若看好,祂自然可以在拣选了亚伯拉罕后就让他所有的后裔成为以色列,即祂将来工作和启示的对象,但 神却没有这样做,只拣选了以撒。到了以撒的时候,神也没有让他所有儿子都成为以色列,而是只拣选了雅各。然而到了雅各时,他所有的十二个儿子,无论年龄、从谁生(母亲)、性格、作为,全都是以色列家的十二支派。

以撒的情景又和雅各的不同。在亚伯拉罕所有的儿子中,唯有以撒是神特别应许的。以撒的哥哥以实玛利不是,以撒的弟弟们(亚伯拉罕在以撒之后又生了儿子)也不是。这是 神事先就定好并且提前宣告了的。然而在以撒的后代里,以扫和雅各是孪生兄弟,神并没有在他们出生之前讲过兄弟二人中祂只拣选一个,更没有说祂要拣选谁。之后我们才知道,神在以扫和雅各身上,也是事先(在两人出生之前)就做了拣选的,只是 神当时并没有清楚告知祂的拣选。

就着人的经历来讲,以撒被选和雅各被选是非常不同的两种经历,但就 神自己而言,拣选就是拣选,与祂永远的旨意一脉相承。神的旨意只有一个,但祂的工作却显出多方多面。在以撒身上显明只有从应许生的才承受产业,而在雅各身上将要显明 神的拯救全在乎 神的自己,祂要怜悯谁就怜悯谁,是 神的主权,人无权过问 (然而最后的结果总是证明 神的拣选是对的)。这里的奥秘在这些章节里还没有展开。当前的中心乃是以撒。

亚伯拉罕献子

“這些事以後,神要試驗亞伯拉罕。。。”(创世纪 22:1)

亚伯拉罕已经一百多岁了。他在应许之地过信心生活已经最少三十年了。他的信心已经是久经考验。但是在过去的年日里 神从来没有把亚伯拉罕的任何经历特别称为“祂对他的试验”。不是说亚伯拉罕过去的经历不算,而是有一件事情格外重要,神要特意试验亚伯拉罕。

这个试验和以撒有关。神绝不是随意这么就安排这个试验的。这个试验的题目,也绝不是 神在许多很难的事情中挑了一个对亚伯拉罕最合适的。这个试验的题目有着其绝对的独一性。这件事的重要性超过亚伯拉罕自己。与其说这个试验是为亚伯拉罕而选的,还不如说亚伯拉罕是为着到时候能通过这个试验被选的。

神要亚伯拉罕把以撒献上,当做燔祭。

没有人看到 神所选的这个试验的题目会不大吃一惊的。神要求亚伯拉罕所做的,是绝对有悖常理的。这里发生的事,也成为人们在谈论圣经和信仰时常提到的一件大事,并有各种各样有关此事缘由的解释。

然而,对世上所有的人来讲,事实上有关这个试验最重要的,并不是这件事的缘由,而是这件事的结果。什么结果?那结果就是:亚伯拉罕通过了,让 神的心满足了。地上万国万民都因此得福。

我们不知道如果亚伯拉罕没有通过那个实验的话,会有什么结果。或许神会再给亚伯拉罕一次机会?或许 神会另有所选?但这些假设都不重要。神在耶稣基督里已经预备了救恩,祂必定会找到引入这救恩的线索;而 神已经选了亚伯拉罕为这个线索,祂绝不会选错。神的话没有碰这个假设的命题。我们只知道亚伯拉罕通过了,因此 神这一次自己起誓,接着原来的应许给了亚伯拉罕和他的后裔(原文 “种 seed”)最后最根本也是最重要的应许:

“論福,我必賜大福給你;論子孫,我必叫你的子孫多起來,如同天上的星,海邊的沙。你子孫必得著仇敵的城門, 並且地上萬國都必因你的後裔得福,因為你聽從了我的話。” 创世纪 22:17-18。

这个应许并不简单是过去耶和华多次向亚伯拉罕应许(如12、13、15、17章)的重复。在前面的应许中,强调的主要是与地上以色列有关的应许,尤其是关乎迦南地的应许。其次,过去的应许,是在以撒出生之前给的,重点在与 神要亚伯拉罕相信祂将给他一个应许的儿子。 但是这次,神的应许不再提到迦南地的事(这个已经是确定的)。以撒已经出生,应许也不再是让亚伯拉罕个人得子,而是因他后裔万国万民得福的应许。

对亚伯拉罕子孙的祝福是一贯的,在这里再一次被确认,但是这一次的应许中,首次明确了最大的应许:“地上萬國都必因你的後裔得福。” 这是原来那个应许 “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你得福”(12:3) 最终的明确,而这个在“后裔”里所明确的不是一个细节,而是在 神整个的救赎计划里具有核心的重要性。

这个核心,正是后来使徒保罗所强调的应许的核心:

“所應許的原是向亞伯拉罕和他子孫說的。神並不是說「眾子孫」,指著許多人,乃是說「你那一個子孫」,指著一個人,就是基督。” 加拉太书 3:16。

这是在基督里的应许。这不是只关乎亚伯拉罕一个人的,是关乎历代所有蒙恩得救的圣徒的应许。在基督之外没有别的应许。

就此,我们才能稍稍明白一点 神为什么要用亚伯拉罕献子来试验他。这背后,不是亚伯拉罕要牺牲自己独生爱子所忍受的,是父神要牺牲自己的独生爱子所忍受的;不是以撒要顺服以至于死,是 神的爱子耶稣基督为众人的缘故顺服以至于死。

神說:“你帶著你的兒子,就是你獨生的兒子,你所愛的以撒,往摩利亞地去,在我所要指示你的山上,把他獻為燔祭。”创世纪 22:2。

你的儿子,就是你独生的儿子,你所爱的以撒。神用了何等样的语气强调!父神啊,我今知道,是祢的儿子,就是祢独生的儿子,祢所爱的耶稣。虽说我太轻微浅薄,无法体会祢的心肠,但信心之父亚伯拉罕在那一次就着人的局限所可能的(humanly possible),该是有些体验的。他的体验,在信心里有我的份。

亚伯拉罕备好了一切,带了以撒和仆人,就前去摩利亚地 神指示的山上。那路有三日的脚程。亚伯拉罕的心在这三天里所受的是何等样的煎熬! 但这相比父神差祂的独生爱子耶稣基督,来到地上,三十三年走向十字架的道路,自始至终知道并为着最后死在十字架上,亚伯拉罕所经历的又算的了什么! 而这一切,毕竟还是人可以看到的。耶稣在十字架上的后三个时辰所经历的被父神离弃颜面不看的痛苦,更是只有父神和主耶稣才知道的,超出人本质的范畴 (虽然那痛苦的起因是为着人犯罪的缘故)。

但 神的心却因为亚伯拉罕的信心满足了。

耶和华伊勒

以撒背着燔祭的柴和亚伯拉罕一同前行。以撒问:“父亲啊,火与柴都有了,但燔祭的羊羔在那里呢?”亚伯拉罕说“我儿,神必自己预备作燔祭的羊羔。”

燔祭的羊羔在那里呢?这是全宇宙最大的问题。如果这个问题没有答案,地上所有人并且一切的受造,都将没有指望。但 神在耶稣基督里早已预备了答案。羔羊在创世以前就被杀了。

那日,正当亚伯拉罕举手要杀以撒时,耶和华的使者急切地呼叫他说“亚伯拉罕!亚伯拉罕!”并吩咐他不可伤害童子。神吩咐亚伯拉罕献子,只呼叫他一次“亚伯拉罕!”,但当他显出真心后,叫他停止,却是连呼叫他两次。神在给人加上一个负担时,祂是反复斟酌才找一个最合适的时间,但 神看一个人通过了考验而撤去那个负担,却是一秒钟也不耽搁。

亚伯拉罕举目观看,不料,有一只公羊,两角扣在稠密的小树中,亚伯拉罕就取了那只公羊,献为燔祭,代替他的儿子。

代替他的儿子!这里不是“代替以撒”,而是代替他的儿子。以撒自己,只是一条性命;但是亚伯拉罕的儿子却代表世上所有在信心里得救的人。那天,我们所有人被代替了。同时,这也说出那天所实验的,是亚伯拉罕作为父亲的心,他的心是父神心的反照。

亚伯拉罕给那个地方起名叫“耶和华伊勒”,就是耶和华必预备的意思。

亚伯拉罕那日相信一事: 神即让以撒死,就必有能力让他重新复活。亚伯拉罕是对的。那日亚伯拉罕的确像是从死里得回了以撒,他的独生爱子。那日, 神的要求被满足了,而以撒却还活着!这里一方面是表明耶稣的替代 (他为我们死,所以我们才免了死),但另一方面又表明基督的复活。

以撒,这应许的后裔,真是救主耶稣基督的预表。亚伯拉罕既然那日藉着以撒将基督表明,神在基督里的应许也就在那日得了明确保障。

基督已经表明,还缺谁呢?只缺一位,就是基督的新妇,教会。利百加要将教会的美丽表达出来。这是进入正式的以色列历史前必完备的大结局的预表,在24章里描绘,那是极美丽的图画。于是在22章这里,在亚伯拉罕献子之后 (“这事以后”),即刻就有人来告诉亚伯拉罕有关他原来父家的事。这一切都在为以撒未来的妻利百加做预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