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纪第二十一章

以撒出生

以撒终于出生了。神没有说谎。神是信实的。

在以撒之前,这地上从没有一个人出生是在许多年前(二十五年前)就被 神告知要出生,并且多年来一直是 神反复应许、不断带领并保护的中心。

但以撒出生最大的特征,还不是他一直在这么长的时间里这么样地被期盼。他是独一在天然人生育的指望完全断绝时出生的,专为了表明他是靠应许而出生的。他是 神在地上救赎计划中第一个完全按照 神的旨意出生的人。他代表着一个全然不同的开始。

我们时常喜欢讲,“凡事都是出于 神”,这当然不错,但当我们如此讲的时候常常有一种把 神的特别工作一般化的倾向。这世上的确是凡事都出自 神的。没有 神的允许,什么事都不可能发生。然而,某些事情是有特殊的安排的,带着 神永远计划的标记。这些事(或人)是圣别的。 以撒就是这样一个人。虽然这世上所有人的出生都离不开 神,都是受造的,但这里有一位,他的出生有着一个特殊的安排。他与当时世上的所有人都不一样。

以撒身上带着耶稣的影子,也带着每个信主得救的人的影子。以撒不只是一个比以实玛利好一些的同类儿子;他是全然不同的的儿子,他是从应许来的,他是从 神来的,只有他有权(按 神的定规)继承这个世界。

一个蒙恩得救的人,他里面与以撒所对应的,是那个重生的新生命。我们的肉身的来历没有什么特殊,和世人也没有什么不一样,但是我们里面有个另外的生命,全然不同的生命。这里面的人不是从血气生的,不是从情欲生的,也不是从人意生的,乃是从 神生的 (约翰福音 1:13)。 求主让我从不轻看我里面的新生命。

一个人接受了主的生命,他里面就有一个以撒的生命,这个生命和以实玛利全然不同。我里面的以撒将承受永生,承受祝福,不是因为我本人比别人好,而是因为以撒是从 神生的,凭他的出生就有继承权。这是天国中一个司法的位置(judiciary position),不是一个品行的位置 (behavioral position) ,也不是一个社会位置 (social position)。这个位置不是谁能够随便就可获得、或者随便可以赋予的。这个位置的依据只有一个,就是人里面是否有那个按照应许生的生命?

按照应许生,就是相信接受耶稣,祂要赐给你那个生命。有人说,“我真的很喜欢圣经的教训,但重生这件事太离奇,不可能,无法相信。”然而在人看来“不可能”,正是以撒出生的最基本的特征。这不是一个由于其他因素导致的不得已的结果,也不是一个偶然结果,而是 神的本意正是如此。亚伯拉罕信 神,就算为他的义。如果他信的是肉眼里看为自然的事,他的信就没有什么特别价值,又如何算为他的义呢?

以实玛利离开

正是由于这个缘故,以撒出生后,以实玛利就必须离开,因为他没有合法继承的权利。

有人读这里,喜欢为以实玛利打抱不平。但是在考虑是否公平之前,先要清楚到底这里要继承的产业是什么。如果要继承的产业是以实玛利和以撒的父亲亚伯拉罕所挣来的产业,那么以实玛利必定是有份的,因为他也是亲生的儿子。这样的话,把他赶出去就不合情理。但是这里要继承的,不是亚伯拉罕挣来的产业,而是耶和华应许并预备的产业,其唯一合法的继承人就是耶和华指定的那位,即以撒。难道 神没有权利决定谁是祂所预备的产业的继承人吗?

然而 神没有忘记夏甲和以实玛利。耶和华另为他们母子两人安排了生路。耶和华也亲自安慰亚伯拉罕。作为童子以实玛利的生身父亲、使女夏甲的主人(丈夫),亚伯拉罕不仅在感情上为难,在道义上也为难。耶和华理解也同情亚伯拉罕,就亲口告诉他,祂对夏甲和以实玛利已有安排:“我必使他(以实玛利)的后裔成为一国,因为他是你所生的。”

以实玛利代表着我们的肉身,夏甲代表着我们在肉身一切的渊源和情感连接。虽然肉身是无份与永远的产业,然而 神仍然怜悯他,保护他,祝福他。 眼看着以实玛利的遭遇,夏甲的反应何等真实又感人。她离开童子,放声大哭,耶和华就出现,安慰她。但这次耶和华不是因为听见了夏甲的哭声,而是听见了童子自己的声音。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如果耶和华对这童子的怜悯是仅仅出自听到他母亲夏甲的哭声的话,那么童子和他的后裔所蒙的保护就会失去延续,因为夏甲只是暂时的。

然而这也正是人的肉身受 神怜悯的局限。那怜悯是对一个哭声的回应,并没有永远不变的应许和在天上可依赖的代求。只有以撒有这个福份。

以实玛利自己的需要是真实的;夏甲的情感也是真实的。神看顾他们母子二人。然而他们的故事就此停止了。以实玛利后代在旧约历史中极少被提及。

虽然以实玛利必须离开的根本原因是由于他和以撒完全不同的合法位置,但即使从现实上来说,他们也是无法合在一起的。以实玛利藐视以撒,并讥笑他 (21:9)。属肉体的和属灵的之间,就是有这个根基性的冲突。他们是无法合一的。他们必须分开。以实玛利虽然还要活着并且要活的昌盛,但他不能处在以撒之上,以为自己是家中有权的长子并藐视和讥笑以撒。那样以撒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可悲的是,我们这些基督徒,许多人里面还是以实玛利为长子,他里面的以撒如何能够有好日子过呢?

亚伯拉罕对世界的权利

以撒出身后,亚伯拉罕就不再害怕这个世界的王了。不久前,亚伯拉罕还曾那么地害怕亚米比勒,但现在他可以起来指责他的不是并要回自己的权利。

以撒的出生不仅仅是给亚伯拉罕在主观上给了更足的勇气,而是在客观上把他放在了一个全然不同的位置。此位置乃是:他所信的 神,不再只是一个应许的 神,而是一个实际上兑现了承诺、成就了在人眼中看是不可能的事。这一切不仅被显明在亚伯拉罕家中,也显明在这个世界的眼里。所以世界的王亚米比勒同他的头领们亲自来向亚伯拉罕求和约。

眼前一切的争议都集中在那口井的归属权上。此井在预表上有重大意义。那井本是亚伯拉罕挖的,但亚米比勒的人却占了那井。 亚伯拉罕现在要郑重地要回来。本来属于他的,他不能让世界占去。亚伯拉罕在那口井旁和亚米比勒起了誓。

亚伯拉罕所注重的目标,极其清楚。他要得回本来属于他的井。在此事上,亚伯拉罕的智慧尽显其中,并且表明一个与我们在地上生活有关的极其重要的原则,是我们每一个基督值得深深思考、接受并操练的。

首先,亚伯拉罕本来可以简单地据理相争,但却取了一个谦卑的姿态(其实是超越的高姿态),做了自我牺牲。既然是亚米比勒亲自来找他并且也承认了自己人的错,亚伯拉罕其实可以借此机会就把井要回来,别无它说。然而亚伯拉罕给了亚米比勒极丰富的礼品,以表诚意,在道义上完全赢了亚米比勒。

其次,在礼品中,亚伯拉罕还另外分别了七只母羊羔,要亚米比勒接过去,作为亚伯拉罕挖了这口井的证据。

如此行,亚伯拉罕既堵上了亚米比勒现在的口,也堵上了他以后的口。

但更重要的是,亚伯拉罕定意要回的就是那口井。他知道这口井的价值,远远超过他给出去的那些牛羊。牛羊是眼前的利益,而井却是他世世代代的生计!

今天我们明白我们生命里的那口井吗?知道哪件事是那口井,哪些事只是牛羊吗?

求主照亮我的心,让我真正明白!我承认我时常是不明白的。我也真是羡慕那明白这个生命原则的弟兄姊妹。有这样的好弟兄们,他们在这世上的工作里竭力尽心,不仅不偷懒,还做超过一些(取了一个谦卑但却超越的姿态),就是为了他们能保全自己生命中的井,不再被世界的王占有。他们赢得一个该有的尊重,却不成为工作和老板的奴隶,不卑不亢,工作之余的时间安心用在主身上。

他们的井总不被人占。这是基督徒处世的秘诀。

没有掌握这个秘诀的的人,就不是这个蒙福的样子。一种情景是在该尽的责任上松懈懒惰,在道义上输给世界,结果反倒让世界的王抓了把柄,无法得回自己的井;另一种情景则把自己完全给了世界的王,不敢去把对自己生命最重要的那口井要回来,结果一生拼命工作讨好亚米比勒,自己里面的生命却落的贫穷。

求主让我有亚伯拉罕的智慧和勇气,靠着我里面的以撒已经出生的事实,见证,付上该付的的代价,但把那口井要回来,并且靠额外的代价堵住世界王的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