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纪第二十章

亚伯拉罕再次软弱

这一章发生在前一章里亚伯拉罕与 神亲密的交通之后,和下一章里应许兑现、以撒出生之前,夹在中间,让人费解,有时几乎觉得要是没这一章或许更好。

然而 神的话绝不会告诉我们无所谓的事。应许之子以撒马上就要出生了,似乎有一个极大的试探咬住亚伯拉罕不放开,而这试探的焦点正是与要出生的儿子有关,其当前目标就在撒拉身上,具体说就是亚伯拉罕和撒拉的关系上。

亚伯拉罕向南地迁移,到了基拉耳。这和上次亚伯拉罕往南的迁移有些不一样。这次他并没有走远,更没有向着埃及去,而是稍稍往南去了一点。圣经没有告诉亚伯拉罕迁移的原因。因为从时间上这是发生在所多玛被毁灭不久,所以可能与那件事带来的某种变化有关,但不清楚。

有一点倒是清楚的,即亚伯拉罕是迁到了一个自己完全陌生的地方,并且是让他担心受怕的地方,因此绝不是他随便就起意要搬到另一个更好的地方以改善自己的生活条件。亚伯拉罕的信心操练早已越过那个层面了。他一定是有别的原因,但其原因虽然对亚伯拉罕当时可能显得极重要,圣灵却越过了,不认为是重要的,并没有提及。

有时我们常常以为我们所面临的情况非常关键,是否要挪帐篷,我们一生是对是错,就此一举,必须选择正确,但是往往在圣灵眼中,更重要的是挪过帐篷后我们如何在新环境继续与 神同行 (然而是否挪帐篷、往那里挪这样的决定有时的确是极重要的一个人生决定)。神在这里没有评论亚伯拉罕挪帐篷的原因,没有称赞也没有责备,但是对亚伯拉罕挪到基拉耳后的作为却有详述,并且显出他是那样的令人失望!

亚伯拉罕又一次在人面前不敢认撒拉是自己的妻子,而是告诉别人撒拉是他妹子。撒拉的确是亚伯拉罕的同父异母的妹子。但是问题的焦点,即亚伯拉罕面对的这个试探的焦点,并不在这个细节上,乃是在他和撒拉的夫妻关系上。这是因为他们的夫妻关系涉及到的不只是一般意义上夫妻关系的圣洁,而是关乎应许之子以撒。其它层面的关系即使是真的,也并不重要。

有时我们会以 “我做的事是对的(或我说的话是实话)”来搪塞,但忘了 神所关注的,远超过对错、真假这个层面,而总是关乎到在主耶稣基督里生命的应许。在主里的生命,必定是对的也是真的;然而那些照理是对的事、真的话,不一定都有主里的生命,有些甚至可能和那生命是相悖的。对亚伯拉罕来讲,撒拉是他的妹子这件事并没错,他说的也并不假,但是却和耶和华的应许之子以撒有悖。

这一次的软弱,其严重程度远超过上一次在埃及。耶和华不是刚刚向亚伯拉罕显现并亲口指着撒拉说明年祂再来时,撒拉要生一个儿子吗?想必那时亚伯拉罕即使忘了所有其他事,这件事也不会忘记。

然而这就是人。他害怕别人伤害自己性命,就想办法要保全自己的命。虽然没有任何理由怀疑亚伯拉罕的担心是有确实根据的,但信心的软弱由此可见。

并且那个软弱的种子并不是新发生的,而是在当初亚伯拉罕听见 神叫他离开父家到应许地时,他就深藏在心里并且和撒拉说好了 (创世纪 20:13)。他被呼召时,觉得虽然 神的呼召不能不听,但总是需要为自己留个保命之策。

最早的怀疑所生的根,一次的经历还没有被拔除,要到最后最关键时还要再来一次。神是何等地怜悯又细致!这一次藉着亚伯拉罕自己对着基拉耳王亚米比勒的解释,把他最早埋在心中的怀疑亮出来。神又一次亲自介入,不仅阻止不该发生的,并且藉着亚米比勒的手再一次丰富赏赐亚伯拉罕。

这一切在亚伯拉罕的错误中厚厚的恩待和赏赐,让人几乎觉得不合情理的赏赐,正是 神对亚伯拉罕超乎寻常的建立。日后亚伯拉罕对 神的信任,可以达到服从 神的要求而献子的高度,总归是和 神如此的恩典有关。因着这一系列的经历,尤其是这次在临近以撒出生之前的失败经历,亚伯拉罕自己因此最清楚他不配有以撒这个儿子。就着他的自己,他和撒拉不仅在身体上已经枯干不能生育,而且即使身体有能力,他们的夫妻关系也早就遭受了因着自己的软弱导致的破坏而不能有这个儿子。

在 神恩典的扶持和光照下,亚伯拉罕被重新建立,又回到那个他本有的位置:他是 神在地上拣选的第一人,来做先知代表 神展望未来,做器皿让 神在当前时间中工作。所以亚伯拉罕就能祷告 神,让 神恢复了亚比米勒一家 (20:17)。

感谢主,神的智慧何其难测,有谁曾做祂的谋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