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纪第十九章

所多玛之灾,罗得的道路和结局

由于亚伯拉罕的恳切代求,虽然所多玛仍然被毁灭(显然这城里连十个义人都没有!),但 神却放过了罗得一家。

然而,罗得虽逃离了灭顶之灾,却如经过大患难,失去了他一生追求的一切,仅仅保全性命而已。他先逃到一个小城,最后因害怕又逃到山上。这山上,正是他当初和亚伯拉罕分手时鄙视并且急切要离开的地方 (他当时一眼看上了那平原诸城,就是现在被毁灭的所多玛),也是一开始天使指示他逃往,但他却不敢去的地方,现在却是他唯一的藏身之处。然而这山上现在对他来讲已不是真正的福地 (人所轻弃的,再回去时,那福分已不再有!)。

幸免颠覆之灾的罗得完全失去了安全感和把握,即使在天使的帮助下,心中也没有了亚伯拉罕有的那种宝贵的确据和平安。他在山上居住时又落在一个极大的罪恶之中,成了后来摩押人和亚扪人的的祖先,他们是以后以色列人最恶的敌人。

这便是一个相信的人如果不走信心的道路而去追求世界所面对的结局。虽然免了杀生之祸,但却丢了所有的祝福。

虽然旧约历史里的主线在亚伯拉罕和罗得这里仅仅是个开始 (随后要以亚伯拉罕的后代,从以撒开始到雅各,再到雅各的十二个儿子,带进以色列全家),但是在以撒出世之前,神藉着亚伯拉罕、罗得和所多玛把这世上的三种人的最终结局都预表清楚了: 一是相信、并走信心道路的亚伯拉罕;二是虽然相信但不走信心道路的罗得;三是在不信中沉沦的罗得女婿以及整个所多玛城。

所多玛的结局预表着当人子主耶稣第二次再来时这个世界要面对的结局。那日必有审判。在主回来之前,蒙恩的人应该走在亚伯拉罕的信心之路上。

求主教我逃离罗得的道路。看看罗得的光景,不仅他最后的结局,就是在灾难来临前的那天晚上,就已经被显明出来,和亚伯拉罕蒙福的光景成何等大的反差。

“那兩個天使晚上到了所多瑪;羅得正坐在所多瑪城門口。”创世纪 19:1。

罗得坐在所多玛的城门口。记得那日当耶和华显现给亚伯拉罕时,亚伯拉罕在哪里吗?他在他的帐篷前。他如王子,却不在热闹之处,不在人前显赫。他在孤独寂寞和安静之中等候他的 神。只有那看到了天上永远的城的人,才会如此。而罗得却在城门口,那时城门口是表明人有身份的地方,至少那里是有人气 (popularity)的地方。

看看那天亚伯拉罕如何转身就可招呼自己的妻子和仆人,并且全家共同服侍 神,家里承蒙应许,其乐融融;再看看罗得如何从城门口回到自己家中,家里没有人影(无论他的妻子和女儿们当时是否在家,在天使面前她们都像不在一样,只字未提),他只好单独为天使预备筵席。难怪天使推辞不愿去他那里。谁愿意去一个没有喜乐的家庭呢?一切的筵席也都使人难以下咽。信心之人,落在世界,就饱尝这世界的苦水。

这苦还不是罗得所处环境中最坏的。随后显明的是所多玛的罪恶。那天夜里发生的,足以显明那个城的罪恶。罪像是疾病,侵害污染彻底,不留一点清洁生命。何等可怕景象。

那日天使给罗得的报盘(offer)极其优惠:这城里一切属你的人,都将从这地方出去得救。无奈罗得的两个女婿,以为他是在开玩笑,并且除了妻子和两个女儿,那城里也没有一个别人属于罗得。罗得在那城里本没有亲属,有谁会属于他呢?一个人若完全投身于世界,又连见证的勇气也没有,他就是最穷苦的人,他把一切都输给这世界,却赚不回一个生命。

愿主救我脱离罗得的软弱,在地上时靠祂恩典赚得一二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