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纪第十八章

耶和华特别的显现

耶和华再次向亚伯拉罕显现。这一次的显现,极其独特。这是在旧约里最美好的一幅图画之一,其中深藏浓厚的 神与人同在的生活气息, 是无法用任何其他语言可以表达的。 这世上所有最抒情的小说,最打动人心的电影,合起来都无法表达出这里那种既宇宙性又个人化,既遥远又在眼前,既历史性又永久延长,既戏剧化又完全真实的一幕。如果你的心被这一幕抓住,打动,你里面的世界就跨越一切的宗教、哲学、文学和心理学,不再为那些被人崇尚但却只是凭想象的所谓“天人合一”而打动。

数千年前的那一日,永远的 神以人的形象,平易地显现给在地上这位名叫亚伯拉罕的老人。自从 神造人、人却犯罪之后,在地上第一次 神和人那么地靠近,神以那样可亲近的方式出现在人面前。在那之前,神的显现都是以命令和启示出现的。

发生在亚伯拉罕身上的那一幕,和随后第二天发生在所多玛城的事,是何等样地巨大反差,却又是注定要连在一起发生的。

神并非是原本只想见到亚伯拉罕,但是随之想到了所多玛的罪恶就去了那里执行毁灭;也不是原本只是要去所多玛执行毁灭,但顺道来见一下亚伯拉罕。都不是的。所多玛的罪恶在耶和华面前已经满盈, 神定意要打发两个天使去那里毁灭那城。这个结局是所多玛城应得的。然而耶和华自己却亲自与两个去执行毁灭的天使一同到地上。并且先到亚伯拉罕那里。这一切都是耶和华在审判之前所怀的怜悯之心,以及对着亚伯拉罕的美意。

从时间上,这和上次在第十七章里耶和华向亚伯拉罕的显现应该相去不太远。亚伯拉罕仍居住在幔利橡树那里。天正热,亚伯拉罕坐在帐篷门口。他举目观看,见有三个人在对面站着。

好像他们是忽然出现在他的对面的,因为这里没有说亚伯拉罕看到他们向他走来。亚伯拉罕一定立刻就知道他们不是一般的来客。他就跑去迎接他们,并俯伏在地,求他们留下,他好款待服侍他们。他们并无推辞 (这本身表明亚伯拉罕在他们心目中的位置)。亚伯拉罕的妻子撒拉以及仆人赶快准备饭食。亚伯拉罕在树下站在旁边,服侍他们吃饭。

这三人中,两位是要去所多玛毁灭那城的天使,但另一位却是耶和华自己。

其间,耶和华亲自说:“到明年这时候,我必要回到你这里,你的妻子撒拉必得一个儿子。”

这是对应许之子最具体、最清楚的应许也是预告。其间耶和华与亚伯拉罕和撒拉的对话,无论是其内容还是方式,都是惊人的。耶和华几乎像是朋友来访。尽管撒拉还小信(她听到 神的应许后由于觉得不可置信而笑了),但是就连 神的指正和责怪也是如家人之间。过去地上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并不是让人敬而可畏的耶和华 神忽然改变了对人的态度,变得平易近人了。神从来都是愿意接近人的。而是 神终于在地上有了一个像亚伯拉罕这样的人: 他的全人靠着真信心被从尘土中提拔出来,从那被罪压倒的罪人中树立起来,成了 神说话交通的对象。

耶和华的朋友亚伯拉罕为别人代求

就着旧约的进程和 神的计划来讲,应许的这个儿子(后起名叫以撒)在这里直到二十一章是中心,是当时的一切盼望之所在。这是旧约犹太人的渊源,是 神旧约中工作的体现。

但是,亚伯拉罕本人与 神的关系却站立在恩典的位置上,和以撒没有直接关系。就从信心的根基(如罗马书说启示的)以及预表来讲,亚伯拉罕站在新约的救恩位置上。在此位置上,我们看到亚伯拉罕本人上升到了一个比在前面第十五章时更高的位置。这一次,亚伯拉罕不为自己求,只为别人代求 (interceding prayer)。

这正是耶和华和两个天使在去所多玛前先来亚伯拉罕这里的缘故。神在审判之前,找到了一个祂恩典流通的管道。这在地上是一件何等样重大的事情。要知道这里发生在亚伯拉罕身上的事情,不简单是一个人心里生出了愿意帮助别人的善心。人的善心这样的事,即使在一个罪恶的时代,也会有。

这里发生的,是地上第一次出现了一个人,他在信心中与 神同行(17:1),在 神面前称义,不仅成了 神眼中的义人,并且成为 神的朋友。于是他有资格来向 神为别人代求。神也愿意听他代求的祷告。这是人在 神的儿子耶稣基督里独特的位置。

我们时常忘记这个,以为在 神面前代求只是一个好基督徒的情操或该努力做的一件好事,但不知道在基督里我们取了一个何等让天使都羡慕的位置。这件事让 神的心喜悦,因为 神有大怜悯,祂乐于施恩,但祂把所有施恩的权柄都交在了耶稣基督手里。在基督里所有的施恩的管道,严格讲都是基督为我们代求的 (这正是为什么我们祷告是以耶稣的名祷告,这不是一个宗教规条或习惯,而是一个真理)。代求因此是 神儿子的一个美好性格,所以也该是每个基督徒的性格。

再看看亚伯拉罕如何代求,在18章16-33节详细记载的亚伯拉罕和耶和华的对话,是何等美丽的一个代求者的祷告。这里没有 神学,没有宗教规条,只有谦卑但却真诚的“求”,谨慎(以不越过本分)而大胆 (以达到许可的极限)。这相反使得有些自认为明白许多圣经真理的人觉得好不自在,似乎亚伯拉罕所做的,有些不合体统。

宗教的人在神学思想中是不知道如何祷告的,尤其是代求的祷告! 这使我想起前些年一些圣经学者们讨论中文圣经的新译本,其中有解释为什么在新译本中,马太福音 6:13 节主祷文那句,需要翻译为“不要让我们陷入试探”, 认为和合本的“不要让我们遇见试探”不符合神学,。(但却没有人提议就按照原文翻译为“不要让我们进入试探”。)  学者们推崇新译本中“陷入”一词的理由,是认为我们不可能不遇见试探,所以不该那样求(祷告);而求“不陷入”比“不遇见”则更符合神学。我实在感到那个讨论偏离了祷告的实质。就着祷告来讲,完全取决于祷告者与 神的关系。真确的关系就有真确的祷告,那怕所求的是一件有悖于我们经验的事。神学里没有,也带不来这个正确的关系。(注:我这里不是在推崇任何一个中文圣经翻译版本。我自己常使用和合本,是为着圣徒交通的方便,同时也喜欢其文字有一个与当代世俗文字分别的境界,但承认和合本有其翻译上的局限,也认为新译本有其强处。所以这里没有讨论中文圣经翻译版本的意图。只是想到一个有关祷告的有说明力的例子而已。)

亞伯拉罕說:「我雖然是灰塵,還敢對主說話。」 (18:28)。

亞伯拉罕說 (第五次求):「求主不要動怒,我再說這一次,假若在那裡見有十個呢?」(18:32)。

耶和华与亚伯拉罕说完了话就走了;亚伯拉罕也回到自己的地方去了。耶和华走了,亚伯拉罕才停止恳求。他知道他的代求到了极点,再过了就是妄求。

那天亚伯拉罕回到了自己的地方,站在高处,一直朝着所多玛那边观望。他没有像恶人那样幸灾乐祸,也没有像小人那样想看热闹,只带着一个敬畏牵挂的心观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