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纪第十四章

地上的战争和动乱

这一章记载了圣经中第一场战争。地上的这些国之间,那时到底发生过多少冲突和战争,不得而知,但我们知道如果不是由于它牵扯到 神家中的两个人 (尤其是亚伯拉罕,他是 神在全地的救赎计划中的第一个人),这一场战争是不会被记在这里的。虽然圣经里记载的是史实,但圣经不是一卷历史书籍,不会只是由于某个事件的历史重要性而记载此事,也不会由于某件事在一般人眼中的世界历史中不那么重大而不记载。

亚伯拉罕本来和这场战争没有关系,但罗得在四王和五王的战争中,被四王作为战利品掳去了,所以他不得不卷入这个冲突。

四王其实是外来的入侵者。其中以拉撒王亚略是来自后来的巴比伦地的,而以拦王基大老玛来自后来的波斯国。本地的五王,包括所多玛和蛾摩拉王,在供奉四王十二年后就反叛了,结果五王不仅没有赢回自由,反而在四王的反击中让四王把所有的财物、一切的粮食以及许多百姓给掳去了。

被掳去的人中,包括罗得,而他是亚伯拉罕的弟兄(家庭关系上,罗得是亚伯兰的侄儿,但亚伯兰却把罗得作为弟兄看待,这是他们在寄居地上的一种特殊的关系,正如今天属主的儿女在地上的关系一样)。

四王与五王争战,罗得为什么被掳去呢?因为罗得住在所多玛。他原来看好了约旦河的平原,就和亚伯拉罕分开去到那里,但他最后却搬到了所多玛,那里是一个罪恶之地。于是他就和所多玛同遭遇。

这正如传道者书所说:“凡臨到眾人的事都是一樣:義人和惡人都遭遇一樣的事”(9:2)。这并非说属主的人不蒙保守 (而事实上,不光在此事上,还有后来发生的一件更大的事上,罗得都得了特殊的保护,他根本不配的保护), 而是说我们的心需要警醒,选择和什么人相关、做友邻。与罪恶为邻,是有与之共遭遇的风险的。有时或许是主的意思,主的差遣,但如果是出自我们的意愿,我们就把自己放在了不必要的危险之道上。

希伯来人亚伯兰

有逃脱的仆人来报信,“告诉希伯来人亚伯兰”。这是亚伯兰首次被称为希伯来人。 “希伯来” 的意思是“从河(幼发拉底河)那边过来的”。这里,强调亚伯兰是希伯来人,无疑是表明他和那被掳去的人罗得之间的关系,即亚伯兰和罗得同是希伯来人,这是报信的仆人来找亚伯兰的原因。仆人知道亚伯兰现在是罗得唯一的希望,因为他是家里亲人。这一定是罗得在紧急之中叮嘱仆人的。罗得虽然离开亚伯兰自己到了所多玛,但在关键时刻他知道他能靠的是谁。这正是许多 神家中儿女的经历。

“希伯来人”从那之后成了亚伯拉罕子孙的名称。神认可这个特殊的名称,一定是由于亚伯兰和罗得共同因蒙召而走过的信心之旅有关。他们都是从大河那面过来的。下次你若见到一个人,发现他也是从大河那边过来的 (即蒙 神救赎的基督徒),你就知道他是家里人。

从后来发生的事,可以知道亚伯兰当时的家境以及他的人品。亚伯兰从家中挑了三百一十八名精练壮丁,去追敌人。亚伯兰没有从别处请救兵。亚伯兰的家境犹如本地的王子。并且从他如何使用这些壮丁杀败敌人,可看出他的机智和英勇。

同时,在幔利的橡树那里,亚伯兰与本地的幔利和他的几位兄弟结盟。他们是亚摩利人。这个联盟不是兄弟之间的合一,而是出于地上光景实际需要的一种盟约以抵挡外来侵略。当面临一个更大的共同敌人时,人需要根据实际需求和朋友联盟。神并没有表示亚伯兰这样做有任何不对的地方,并且从后来亚伯拉罕的生活中,也显出他在本地结盟的诸多好处,我们只能接受亚伯拉罕所做的是智慧的。

然而 神的话中细述亚伯兰的得胜,并非为了让我们效法亚伯兰在地上生活的谋略,而是为着表明信心中的人在基督里的得胜。这是信心的得胜。在信心之路上已经走了一段年日的亚伯兰需要这个得胜,好使他看到 神在他身上的呼召是一个得胜的呼召。从亚伯兰得胜后的表现,我们更能看到亚伯兰自己心里最清楚他的得胜是靠着谁,又意味着什么。撒冷王麦基洗德的出现,就是这个预表的最高记号。

麦基洗德

麦基洗德的出现,使人常常觉得蹊跷,好像此人来去无踪,在旧约圣经中既没有提到他的来历,也没有提到他的去处。他只在这里出现一次,圣经说他是至高神的祭司。 但是这个没有地上来历的特征,正是麦基洗德的来历。不是圣经遗漏了任何的必要的细节。亚伯拉罕自己认得他是谁。新约圣经希伯来书(6-7章)清楚告诉我们他代表谁。他所代表就是我们的主自己。甚至有读经的人认为,他就是主耶稣在旧约时的显现。

但无论如何,重要的是,麦基洗德在旧约中只出现这一次, 不像其他人物,他们虽然某些方面预表基督,但同是又有自己完整的身世和地上的生活。但是,谁是麦基洗德? ”他無父,無母,無族譜,無生之始,無命之終,乃是與神的兒子相似。“(希伯来书 7:3)。

这里留给我们的,不是从考证历史、或神学的角度好奇的探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在灵里面,在圣灵里,这一切预表的事,从亚伯拉罕自己到麦基洗德,都完全是清楚的。这是 神救赎的的工作,从亚伯拉罕开始,一直到主耶稣道成肉身在十字架上做成赎罪的救恩,所要完成的。

亚伯拉罕的胜利,貌似在地上漫长历史中一个小小事件,但却是地上第一个直接表明信心的胜利。这幅图画是教会在地上得胜的预表。这得胜是在基督里,正如亚伯兰自己以十一奉献所表明的。这个奉献的关键不是它到底是多少比例,而是亚伯兰表白自己相对于麦基洗德的位置。这奉献是教会与基督关系的符号。能力、得胜和祝福都来自基督,而荣耀归于至高的 神。

亚伯兰这个得胜,并将其十分之一给了麦基洗德,是地上自从亚当犯罪以来的第一次喜讯。神又可以重新成为地和其上的主人,成为人的 神。从合法的权利上,神从来都是天地的主人,是地上所有人的 神,但 神不以祂的全能来强夺回那丧失的,而是要把一切都买赎回来。在买赎最后完成之前,神要在信心里预备一个生命线,以保证祂那日买回来的是活的,是有生命的,是照着人里面那从 神来的活的信心买回的。而这神圣的信心,先是显明在人(亚伯兰)身上,但实际背后是那位为我们的信心创始成终的基督,他是至高 神的大祭司。

祭司是代表人到 神面前的 (先知是代表 神到人面前的)。没有祭司,罪人何以能来到 神面前!亚伯兰心里清楚这个,他的行为也清楚地表明这个。

感谢主!麦基洗德先出现,迎接得胜归回的亚伯兰。亚伯兰在见过麦基洗德之后才见到所多玛王。此时,见过麦基洗德的亚伯兰,已经向天地的主、至高的 神耶和华起誓,凡这世界的东西,就是一根线、一根鞋带,他都不拿,免得这世界说:”我使亚伯兰富足!“ 

这个宣告,才是亚伯拉罕的真得胜。神这一步的工作在祂所选的人身上完成了。哈利路亚。

恩主,求你让我总是先见到你的面,对你表明我的心,之后才见到所多玛王,好让我的一切言行,配得上你的恩召。

我们常为亚伯拉罕的姿态赞叹,但这里岂止是一个高尚人的姿态。这是基督要得着教会的一幅图画。亚伯拉罕不是凭着热血来彰显自己的大方。他是看到了大祭司麦基洗德的脸,更加清楚了当初听到的 神的呼召。他知道他为什么在地上,在等待什么,并且知道他是在为谁作见证,于是对地上一切发出一种淡漠 (disinterestedness) 和神圣的蔑视(holy contempt)。

在基督里,这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