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纪第十二章

神呼召亚伯兰

洪水之后,当人四散在各地形成许多语言和国家的同时,神在当时的地上为信心之子(the sons of faith) 准备了一个合适的摇篮。为了这个合适条件成熟,神有时直接介入(direct intervening) 了人类社会的形成。之后,神就来呼召一个祂事先预定并拣选的人,成为信心之父(起头)。这个人就是亚伯拉罕,在被呼召的时候他的名字是亚伯兰。

这是 神第一次做这样的一件事。这是一件重大的事。

亚当被造时,他被指认为人类的起头,凡在生命里继承了亚当生命的,也共享亚当的未来、承受亚当的祝福。但亚当犯罪了,在他里面的人(包括所有肉身的人),都落在了罪中。人在亚当这条线上,失去了蒙福的基础。

 神的计划是另建立一个家,即 神在地上的家。这个家也是从一个人为父开始。他们要接受 神的一个呼召和应许,不是一个一般意义上的呼召和应许,而是一个过去从来没有显明过的具体的呼召和应许。他们的生命里因此对 神有一个信心的反应 (信心永远都是对 神呼召和应许的反应;没有这个前提,人的信心或者是假的,或者是迷信)。他们从此生活在一种新的秩序之下。

他们将因信而生。并非 “在活着的时候,加一点信心”,而是因信而生。过去人是“因亚当而生”,而所有因亚当而生的人都是活在血气里,是同一种性质的生命。现在将有一族新人,他们因信而生,也就是说他们在亚当之外另得了一个生命的根源。

这一切都是 神藏在基督里的奥秘,从亚伯拉罕开始,通过整个的犹太人旧约历史,直到耶稣道成肉身, 上十字架,死了又复活,才全部完成 “新人类”的创造。这新人类就是在对耶稣基督的信心里得了新生命的人,他们是真正的“亚伯拉罕的子孙”(罗马书第四章,9:6-8)。

这个呼召的第一步,就是离开。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往 耶和华所要指示的地去。

离开偶像

在创世纪第十二章里,没有详细提到亚伯兰父家的情景。但在约书亚记 24:2那里,“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如此說:『古時你們的列祖,就是亞伯拉罕和拿鶴的父親他拉,住在大河那邊事奉別神, 我將你們的祖宗亞伯拉罕從大河那邊帶來。。。』” 从那里我们知道亚伯兰的父家和他们本地、本族的人都是拜偶像的。

人是从何时开始拜偶像的呢?在洪水之前,没有人拜偶像的记载。洪水之后,至少直到建巴别塔的时候,也没有拜偶像的。巴别塔代表的,并不是一个明确的偶像,而是出自人的,完全在人的意志里宣告在 神之外人共同的中心,但是那里隐藏着撒旦的工作,表面是彰显人,背后是撒旦做主。很可能在巴别塔之后,很快就出现了偶像崇拜。

偶像崇拜是人堕落的一个新层面。

之前,已经有了人的败坏、凶暴、以及对 神的叛逆,但那些都是撒旦诱惑人犯罪后的自然表现;而现在,撒旦的诡计把犯罪后的人引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层面。这是在人堕落中巨大的一步,是一个惊人的堕落,远超过人里面本身的败坏、凶暴、甚至对 神的悖逆。撒旦把他自己插入了人的心,人的心思,在人里面掌了权 (占据了人里面权利中央的位置),抢夺了人里面最深层的一个在 神创造中赋予的珍宝,即人对 神的直觉和概念。

这个珍宝只有人才有。撒旦现在霸占了这个,阻挡在人和 神之间,在人心中截取人原本与 神交通、并获取祝福的管道和资源。人的灵里原本有一个深深的判断能力 (这是 神给人的直觉,不是后来学习到的知识或能力),这个判断能力在犯罪前正常体现于对 神的敬拜、爱戴和感激,而犯罪后却变成一种恐惧、害怕。但是仅仅这样还没有堕落到偶像崇拜的地步。现在,撒旦把残留的一些敬拜和更多的恐惧,一并截取,转变并强化成对撒旦的敬拜和恐惧。撒旦也让许多随从他的鬼(demons)以多种形态出现在人的里面,来分享“战利品”。

这时的人,已经不仅仅是自己的败坏以及对 神的悖逆的受害者,而是把他里面的败坏提升到了宗教的位置,在那里偶像(鬼)占据了原本 神该有的位置,位居在超过人良心的高位,让人的良心成了傀儡。于是,人不仅是败坏,而是“宗教性地败坏” (man is not only corrupt, but religiously corrupt).

人的堕落于是到了其最低点,不能再更堕落了。

就是在如此的堕落之中,荣耀的 神向亚伯拉罕显现,呼召亚伯拉罕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往祂所要指示的地去。救恩的信心在地上第一个人里面开始如星星之火一样升起来了。人在罪恶中下沉,但 神起来,将人从邪恶之中提升出来,用祂荣耀的呼召把祂自己的意念放到人里面,这意念正是 神的气息,犹如当初吹入亚当鼻孔之中的生命气息,只是这一次吹入的不是原来亚当的生命,而是更高的生命,藏在基督里的生命。

神的这个意念远比让人从最深的堕落恢复到原初无罪的亚当的意念还要美好。祂要将被拣选的人分别出来,放到一个全新的盼望中,此盼望既不是犯罪后人的盼望,甚至也不是原来无罪的亚当的盼望,而是一个和祂这位荣耀的 神的能力和爱相称的盼望,是一种人心连想都不敢想也想不到的盼望。从此祂要成为他们的 神,个人生命的 神(Personal God),团体的 神,与他们交通,与他们亲近,与他们生活,赋予并成全他们在信心里的新生命,而他们则成为祂的见证。

在千万人中,那时 神只选了一个人。

信心之旅

亚伯拉罕就这样开始了他的信心之旅。这是将来地上各族各方千万“因信而生的信心之子”生命之旅的开始。

敬拜的坛 – 亚伯拉罕到了迦南后,耶和华向他显现,应许把迦南地赐给他。亚伯拉罕就在那里为耶和华筑了一座坛。

信心的第一个表现就是对真 神的敬拜,因为人里面最核心的部分就是敬拜的灵,那里是 神和撒旦争夺的对象。人属于谁,是 神还是撒旦?这个问题的关键就在于人里面这一个宝座属于谁。偶像将人霸占了。但是现在耶和华在亚伯拉罕身上开始找到了一个敬拜真 神的心,这是敌占区收复的第一块失地,神要以此为开始建立一个国度。

亚伯拉罕后又迁移到伯特利东边的山,在那里支搭帐篷。他在那里又为耶和华筑了一座坛。这第二座坛,和第一座有些不同。第一座是为着耶和华向他显现,那是最基本的从生命里敬拜 神的自己。而第二座坛,并没有耶和华的显现。亚伯拉罕筑坛,是求告耶和华的名。这是在生活里的敬拜。神还没有再显现,但亚伯拉罕对 神的身份和应许并没有怀疑,于是他就在敬拜中求告耶和华的名。耶和华啊,我的 神,你岂不知道我今日听见并随了你的呼召,就是你的人吗?现在我仍在它地做陌生人,寄居此地,孤苦伶仃,几乎潦倒,求你顾念你的人,坚固我的信心。- 这就是亚伯拉罕的第二座坛。

支搭帐篷 – 亚伯拉罕除了筑坛敬拜 神,也在地上支搭帐篷。如果说筑坛是灵里对 神的敬拜,支搭帐篷就是在生活里与世界的分别。敬拜是得救,帐篷是成圣。帐篷就是我们的生活,也是见证。

在信心里看见应许的实底 – 到了应许之地迦南,亚伯拉罕进入了一无所有的光景,因为这是信心必要的初始条件。亚伯拉罕所经历的,被真实写照在希伯来书 11:8-10 那里:“亞伯拉罕因著信,蒙召的時候就遵命出去,往將來要得為業的地方去;出去的時候,還不知往那裡去。  他因著信,就在所應許之地作客,好像在異地居住帳棚,與那同蒙一個應許的以撒、雅各一樣。因為他等候那座有根基的城,就是神所經營所建造的。”

正是当亚伯拉罕连立足之地都没有时, 神就把那座有根基的城显给他看。这不是以富足的应许来安慰穷乏之人,而是由于失去地上一切乃是看见天上异象的基本条件。神无意让亚伯拉罕在地上穷苦。 实际上后来亚伯拉罕成了一个富有的人,但那时地上的丰富已不能取代他看见的那个属天的异象了,因为他知道,和那天上的应许相比,这地上的富足尽如粪土。

那属天异象里的城,在吾珥老家的亚伯拉罕是不会看到的,因为他的心被关闭在他所熟悉的财产和土地上;但是那孤独寄居在应许之地的陌生人亚伯拉罕看到了,因为他那在恩典中被举起来的心,顺着天上来的亮光,自然地投射在那属天的城上。

信心的考验和缺乏 –  亚伯拉罕到了迦南后,筑坛敬拜耶和华,也支搭帐篷在地上过寄居的生活。这时候他的帐篷的位置,是在伯特利和艾之间。西边是伯特利(意思是 “神的家”),东边却是艾 (意思是 “废墟”)。

亚伯拉罕就处在“神的家“ 和 “废墟”之间。他若往西去,就靠近 神的家,他若往东去,便靠近废墟。往西,那里有迦南人盘踞;往东,亚伯拉罕不情愿、不愿放弃。但若停在那里,又没有生计,日子一天天地苦起来。

于是亚伯兰渐渐往南地迁移。但后来由于那地遭遇饥荒,并且饥荒甚大,亚伯拉罕就干脆再往南到了埃及,要在那里暂居。

这是何等地一幅图画。这是我们的信心之路。从负面看,是亚伯拉罕不能持守信心,才渐渐就迁到了世界(埃及代表世界);但从正面看,这信心中的人从来没有放弃,没有落到废墟之地(艾),而即使无奈到了埃及,他的心也清楚那是暂居。

宝贵这个 “暂”字!尖刻的人或许认为亚伯拉罕是自欺其人,为自己找借口,但 神却没有笑话亚伯拉罕。人心是真是假,神必有办法在合适的时间显明出来。亚伯拉罕知道自己软弱了,但他心里也清楚他要最终回到迦南。亚伯拉罕或许连他自己都因此鄙视自己了,但他的 神没有因见这个软弱就轻看他,更没有放弃他。

相反,他的 神与他一起下到了埃及。

在埃及,神将亚伯拉罕的软弱转为向着法老的见证。本该落在亚伯拉罕身上的羞辱和灾祸(他差点因为自己的软弱失去了妻子),神却不惜在法老那里自己落个恶名 (因为 神降灾祸于法老和他全家)而全然担当了。但法老的心也在 神的手里。法老的一切,有哪样不是耶和华的呢?所以耶和华以祂自己的丰盛财富复辟亚伯拉罕的软弱、救济亚伯拉罕的贫穷,连法老自己也没有怨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