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纪第十一章

巴别塔

十一章1-9节,和前面的第十章不是按照时间顺序的。第十章给出了诺亚三个儿子作为地上万族万国起源的整体概括。十一章1-9节,犹如一个放大镜把起初的宁录时代人在地上所做的一件事放大后特别说明。这件事就是建巴别塔。

他們說:「來吧!我們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頂通天,為要傳揚我們的名,免得我們分散在全地上。」

这是宁录英雄时代,在地上的各族四散到各处之前,人所做的一件事。人不愿四散到各地。他们要建一座城和一座塔。首先是一座城。这将是洪水后人要建的第一座城。洪水前的第一座城是该隐建的。那时候也是急切要建城。但现在的情景和该隐又有本质的不同。该隐是一个被放逐的杀人者,他带着自己的罪恶离开 神的面,就为自己和子孙建城,为着要保护自己,有安全感。那是罪人远离 神时一个自然的行为。

然而,宁录建城建塔却是一个毫无畏惧的宣告:人要在 神之外树立一个中心。

巴别塔并不是人想用人自己的方法达到属天的公义。那时人想的并不是公义,无论是 神的公义还是人的公义。巴别塔也不完全是以人自己为中心,而是人要为自己树立一个共同的中心,这两件事有区别。巴别塔是人的骄傲,但巴别塔在 神眼里最大的问题还不简单是人的骄傲,而和另外一件事有关。

在 神原来对人的心意里,人该以亚当为首,而亚当则领人归向 神。亚当犯罪后,神在救赎的计划里,是基督为首,而基督要领人归向 神。因为第一个亚当靠着自己无法成功,所以基督其实是 神一贯永远的旨意。

然而基督要在一个重生的 “新人”这个族类中完成 神的计划,所以基督并非马上来到地上,在地上忽然开始要做旧人的首领。就着旧人来讲,这是不可能的。而就着 神来讲,这也是不可接受的。神的计划要好得多。神的计划是在基督里的新人。这将是一个耐心而长久的计划,是对全人类的整个历史和未来唯一重要的核心计划。神对新人的计划即将要在亚伯拉罕身上开始实行。

然而在亚伯拉罕之前,要发生什么事呢?第一件事就是巴别塔。这是人的历史为自己做的反面见证,说明堕落后的旧人是不会以 神为中心的。他们不仅没有寻求以 神为中心的心,而且会积极地为自己在 神之外设立一个中心。人要以一个通天的巴别塔作为全人类感召中心的象征。看着那塔,人们说,我们要以此为我们团结一致的象征,代表着人类最高的旨意和理想,好让全人类团结起来,免得我们分崩离析,四散在地球的各处。

这,难道听上去陌生吗?

这就是人。他要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他最初的愿望不仅按照人的想法是合理的,甚至听上去是高尚的 (后来人发明的宗教,以及现代人本主义,和其特殊的分支共产主义,全都属于此类)。尤其是,当时正是“世上英雄之首”宁录的时代。宁录“在耶和华面前是个英勇猎户”。但他却没有让他自己成为众人的中心,虽然他是有可能做到那样的。这似乎是宁录的谦卑,但事实上这就是巴别塔最大的欺骗性。巴别塔并非是某一个个人所操纵的阴谋,乃是众人发自内心的崇高的理想,而人恰恰就是让自己最崇高的理想所骗 (那背后真正的欺骗者其实是撒旦)。这就是亚当族类的特征,这是犯罪后人的悲剧。

如果巴别塔照着人的意志形成,并且真的把人都团聚在当时他们所选的那块平原上,地上人的社会会成为什么样子呢?很可能人会有一个统一的政权、统一的信仰,但政权和信仰全都不会是建立在真理和生命之上,而是建立在人自己的意志、想象和理想上。这样,人就与 神在基督里的救恩和永生无份了。

于是 神在祂的怜悯之中,出手阻止了。耶和华说,“看那,他们如今即做起这事来,以后在他们的想象中要做的事,就没有任何约束了。” 这里,我们的中文圣经翻译 “如今既做起這事來,以後他們所要做的事就沒有不成就的了”, 并不是很准确,让人感到 神是在担心人的能力太大了。实际上,神既然在洪水之后已经让人的时代进入了 “有约时代”,祂于是不会再像在洪水前的“无约时代”时那样,对人类历史的进程长期不出手干预。这一次,神不能让人毫无约束地照着自己的意志和想象力随意行事。否者人将必定再一次自行灭亡。

感谢 神,耶和华变乱了天下人的语言,使众人分散在全地上。原本 神的旨意是人在地上按照家庭的单元管理的,但对犯罪后的人这个做法已经行不通。神就使用了用语言和国家的方式成为地上人的管理方式。神知道用什么样的方式把人暂时存留在地上,直到在基督里的救恩到来。

闪 – 神在地上选民的开始

在这里,神把闪起头的一族专门单独拿出来,重新详述这个家庭的历史,因为这是 神在地上选民的开始;因为这个家的家谱一直通向亚伯拉罕。

从此后,在 神眼中的历史,将是以 神的选民为中心的。不是因为 神从此忘记了世上其他的各家、各族、各国,而是 神要在祂所选的人身上,给地上万族万民带来在基督里的救恩。

亚伯拉罕开始的名字叫亚伯兰。本章里只提到亚伯兰娶了妻,名叫撒拉。撒拉不生育,没有孩子。

感谢 神,耶和华让撒拉不生育,没有孩子。众人都养儿生女,但未来的信心之父亚伯兰和他的妻子撒拉却没有孩子。那照着人意的旧生命的繁殖在他们身上停止了。这地上将要发生一件过去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即有一个儿子要完全按照 神的应许和人对 神应许的信心而出生,并且要出生于一对照常理不可能生育的夫妻。如果这世上曾有过一对夫妻,他们的不生育对于全人类的福气是如此的必要,就只有亚伯兰和撒拉这一对夫妻。

这对夫妻的故事还有待展开。这一章却先提到亚伯兰的父亲他拉,带着全家,出了迦勒底的吾珥,要往迦南地去。他拉为什么会离开家乡去一个原本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的地方?亚伯兰自己后来去迦南的原因是由于 永生的 神清楚呼召他。这样一个大迁移,是一定需要一个特殊理由的。但我们不知道他拉的理由。只知道他们走到哈兰,就停下来,住在那里了。他拉就死在哈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