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纪第十章

创世纪这里开始详细描述我们当今所处的这个世界的历史。前面1-8章显明了 神在原来那个被创造但最后在 神的审判之中被毁灭的世界中工作的基本原则。在第九章里,神设立了洪水之后新世界的秩序,然后在第十章开始阐述在 神眼中新世界的历史。

这个新世界,就着其地质以及社会的组成来讲,一直持续到现在我们所生活的世界,所以和我们直接相关。

神在新世界开始下一步的工作,使用的方法和原则与洪水前的旧世界有所不同。最大的原则性区别是,旧世界是“无约时代”,新世界是“有约时代(先是旧约,随后是新约)。

然而,在洪水和诺亚身上显明的一个有关救恩的原则,即人从 神的审判中得救,却是一贯的,在新世界中不仅不取消,而且要被进一步显明。

我们这个世界正在等待另一个审判。在洪水的审判中,神为那个时代的义人诺亚预备了救恩。同样,对于要来的另一个审判,神也为现时代的义人预备好了救恩。那一次是方舟,这一次是基督。

从 神的审判中得救。这是 神不仅藉着旧约要我们明白的一个真理,而且藉着新约也要我们更明白。

我们这些地上的人,常常感到我们可能面临偶然的自然灾害,所以需要从中得拯救。不仅那些喜欢谈世界末日的人把地球和人所面临的终极问题当成一个偶然的自然灾害谈,就是许多基督徒,也是同样态度,唯一不同是,基督徒说我们有主帮助我们。

但事实上不是这样。我们有主帮助我们是不错,但我们将要面临的,却不是一场偶然的自然灾害,而是永生 神命定的审判。正如那场洪水不是一个偶然的自然现象一样,那将要使这世界结束的,也不是一个偶然自然现象,而是 神的审判。

愿主赐给我审判台前的亮光。这亮光,不仅照亮我在永远里的结局,也照亮我每天的生活。我这个人,是何等地容易落在我所处的环境和难处里,好像每个环境和难处都是临到我的 “自然灾害”(即本身与神无关,是偶发的),我只是求主在傍边帮我一把,不被这自然的“洪水”淹没而已。但在 神审判台前的亮光下,我才看得见我的主,基督里的救恩,是救我脱离黑暗、脱离罪,不和这个世界一同落在永生 神的审判之中;否则我将落在 神命定的审判之下不得逃脱。 我才发现 “万事效力,是为着我在基督里得益处”,而不是 “基督效力,为着我在万事上的益处”。

雅弗、含、闪三家

第十章和十一章应该合在一起读。首先,从十章到十一章并不是按时间顺序的,而是按照事情特性的类别穿插在一起的。其次,第十章到十一章第九节是紧密关联的,是地上各国的来源的简明说明,作为铺垫引入亚伯拉罕,因为 神的工作以及圣灵的关注是在闪的后代中的一个支派身上,从闪到他拉、到亚伯拉罕,到雅各(以色列)。

第十章依次介绍雅弗、含、和闪的后代、家谱、及去向。关于家谱,有许多人好奇,并作很深入的研究。实在不知道那些有多少帮助。只从 神的话的字面上看,我们得知洪水后诺亚的子孙们四散到各地,按照家庭和语言形成了民族和国家。国家是一个新的现象,在洪水前并没有出现过。从十一章的描述,可以知道这样在地上四散的分布并非原来人自己想要的。一开始天下人口音语言都是一样的,他们就开始建巴别塔。但 神阻止了这件事,然后他们 才四散到各地,成了许多国家。

雅弗 – 外邦人

雅弗的后代先被介绍。雅弗有七个儿子。他们是地上外邦人的主要来源。欧洲,小亚细亚,以及许多其他地方的人都是雅弗的后代。外邦人被存留到有一天要被 神转接到 神的家中,蒙恩得救,是福音的一个大奥秘。创世纪在这里对雅弗的子孙描述很少,没有提到他们的作为,也没有提到他们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和野心。这是一个隐藏的表现。但有一天雅弗的子孙要回到 神那里。

“各陆地的人都等候他的律法,直到 神在地上設立审判。”(以赛亚 42: 4,直译。当时没有大洲 continent 这个概念,其实这里的陆地,就是指着地上各大洲而言的。)

含 – 世界与肉体

相反,含的后代是何等辉煌和显赫! 宁录是 “世上英雄之首”。他建立了地上第一个帝国。他的英勇使得人和动物动都归顺在他脚下。巴别塔是他帝国野心的开端,虽因受  神挫折而取消,但他随后征服或是建设了强盛的城池和邦国。他是古埃及以及其它地上国度的始祖。

宁录是含的儿子古实的儿子,不是迦南的儿子,所以并没有在迦南的咒诅之下。

迦南的后代成为 神的选民以色列的敌人,是一个败坏至极的民 。而宁录,从巴别塔开始,就代表一个与 神的国对抗的灵,是一个世界的灵。

和迦南不同,宁录后代所代表的是一个国度的灵,与 神的国对抗。他们是埃及,他们是巴比伦,他们是亚述、波斯、但他们也是尼尼微。他们中有偶像,但他们又不是被偶像彻底败坏的狰狞的迦南人。他们中有伟人,甚至也有被神使用的仆人、君王,也有智慧人,但其背后国度的灵却不是属基督的。 我们很容易认得清迦南这个仇敌 (但这并不意味着迦南是一个好对付的敌人),却时常无法分辨宁录背后仇敌国度的灵。

按照新约的启示来读,迦南代表着肉体。宁录代表着世界。肉体就是那个丑陋又败坏的 “小人”(诺亚称迦南的父亲含“是小人的那个儿子”)。 而世界却是有两面性的,一方面是那敌基督的灵,另一方面却是其中需要得拯救的人 。他们有时体面、大能,让人佩服,有时只是自我中心对 神的国漠不关心,有时却受背后敌基督的灵唆使直接与 神做对。

迦南占据的是以色列的应许之地 (因为肉体是贴身的),因此必须被彻底清除。神对迦南人,即肉体,没有保留、感化、改变的意念,只有铲除的命令。相反,宁录(埃及、巴比伦)却是暂时收留以色列的大环境,但以色列最终必须分别自己、离开那地方。

不可对肉体留情,必须治死它;不可与世界为友(但也不要与其为敌),必须离开它。等分别的工作完成后,神要审判这个世界。

闪 – 神家的生命线

闪有五个儿子。其中亚法撒是希伯的祖先,希伯是 神选民以色列的祖先。这条生命线,在这一章里没太多被专门强调,而只是放在闪的众后代一起罗列。这是因为圣经是先把背景和大图一并展示,然后转入真正的焦点。随后的旧约历史都是关乎这个生命线的。从下一章起,就越来越显明。